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彼此(孙朴,七夕贺文,N18)

时间设定是孙杨200夺冠后朴泰桓100预前,七夕这天。主要是我又拖延症就拖到现在了……

之所以取名叫“彼此”,是因为孙杨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朴泰桓,常用这词,听来总有一丝微妙

============

晚上,朴泰桓趴在床上,在推特上输入了Sun Yang开始刷他的新闻,直到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方才放下手机。

一开门,就见他的大男孩就站在门外咧嘴笑着。

趁着朴泰桓关门的工夫,孙杨已坐在床边,顺手拿起朴泰桓的手机,“让我看看你都和谁合了影”,看见自己照片时他喜上眉梢,“偷偷看我新闻呀?”可手指一滑,饶是他英文再不好,都能看懂 drug cheat二字,脸色立刻沉了下来。

朴泰桓赶紧从他僵硬的手中抽出手机锁上屏丢在一边,沉默了一会儿,坐在他身边轻声道歉“对不起……”

孙杨最见不得朴泰桓低眉顺眼道歉的样子:“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?你对着那些记者说的对不起还不够多?”话一出口,他又暗自后悔自己的情绪激动,语气和缓下来,“没事,那些东西我不在乎。嘴长在别人身上由他怎么说,我自己做好就行了。”

停了一会儿,孙杨的声音又小了下去,嘴角也挂了下来,“话虽这么说,但我真是挺不爽的。”

“那当然了,”朴泰桓揉了揉孙杨的头发,“我过去也自我安慰——只要自己问心无愧、亲朋好友理解就够了,其他的人随他去好了。但看见那么多恶言恶语……我还是会难受。没办法,语言的冷箭比真刀真枪更伤人。”

孙杨不做声,伸手揽过朴泰桓的肩膀,听他继续说下去——“你至少还有实力证明你自己,我呢?什么都一轮游。我知道在里约一切都会很艰难,但我还是下定决心要来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因为你想赢。”

朴泰桓点点头,“对,赢得名次,赢回尊重,想让大家看见我最好的一面再笑着离开。还有一个原因——”他抬眼望着孙杨,“我们说过要一起游到里约,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。最艰难的日子里,我一直告诉自己——朴泰桓,你答应过孙杨的,你一定要去。”他笑了,“是不是有点傻?”

“我就喜欢你在我面前傻傻的。”孙杨把朴泰桓搂得更紧了,“你要太聪明,我就不喜欢你了。”

“你有没有把奖牌带来?”

些许犹豫后,孙杨从口袋中掏出了200m自由泳的金牌,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朴泰桓的举动。

朴泰桓接过奖牌,垂下眼帘,手指缓缓摩挲着金牌的表面,轻轻说,“恭喜你啊。”

孙杨抿了抿嘴,没说话。

“你说,我还可能拿到奥运金牌吗?”

“我参加的项目你是拿不到的,其他项目还是有戏的。”孙杨本想开个玩笑,但朴泰桓毫无兴致,自言自语道,“我想我是再也拿不到奥运金牌了。”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,想把涌动的情绪咽回去。

孙杨没法去盲目安慰。增长的年龄、纷杂的训练环境、泳坛的后起之秀……他对所有困难心知肚明。

“有时,我觉得我就像在漆黑的海水里游泳,什么都看不见,又冷,又累。”

孙杨拥着朴泰桓,“你怕冷,我就抱着你;你嫌累,我就帮你放松放松。”

“不会又要按摩吧?”朴泰桓忍俊不禁,“你的按摩技术真的不太好,我宁愿去队里排队等按摩师!”

“哪有那么差!”孙杨不满地撅起嘴,直接把朴泰桓摁倒在床上,“我还有其他的按摩方式——”剩下的话都融化在一个吻里。


外链


朴泰桓翻身蜷进孙杨的怀里——也只有这个两米的家伙才能把他圈进怀抱。

那是最温暖的臂弯,能隔绝一切风雨。他牵起孙杨的手,十指相扣,“有时,我觉得我的人生就是在漆黑的泳池里游泳,周围又冷,又暗,只有你是前方的一点光亮,让我一直游下去。”


FIN

评论(11)

热度(250)

  1. Wu世勋M鹿M光蜡树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Wu世勋M鹿M书桓依萍的搬运工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