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日久生情15(凌李,N18)

本章不走剧情只走肾= =

不管,你们就当这是七月的更新吧……十足月经贴= =

===

15

凌远晚上回到家,只见李熏然大喇喇地躺在沙发上,警服都没脱,“我家水管还没修好,今晚就住这了,你不介意吧。”

“求之不得呢。吃过晚饭了吗?”凌远问。

“嗯。”

“漏水什么时候能修好?”

“不知道。怎么,不想让我住这啊?”李熏然逗他。

“不不不,我巴不得你家天天水漫金山,这样我们就能——你懂的。”

李熏然盒盒笑了,“我跟房东说好了,月底退房。”

“要搬来跟我住啦?”凌远喜上眉梢。

“唔——考虑考虑,”李熏然作思考状,“你这月租多少?”

“不收钱,拿人抵就可以了。”

“成啊,今晚我先付个定金吧。”李熏然探出舌尖,舔了舔嘴唇。刚抬手要解警服的纽扣,就被凌远止住,“别脱,你穿警服很好看。”



上车



李熏然给凌远解了手铐,又懒懒地倒在凌远怀里。

“凌远,”李熏然的话语中仍冒着暧昧的热气儿,“今晚,能抵多久的房租啊?”

“一辈子。”凌远环住李熏然,抚摸着他的后背,“不骗你,我真想跟你好一辈子。当然,两个男人相好挺困难,我们顺其自然吧,能好一天是一天。”

“不行!”李熏然翻身压在凌远身上,双手牢牢固着他的头,逼他直视自己的眼睛,“不要说什么‘顺其自然’,既然决定在一起了就得认认真真,遇到困难也不能随随便便分手!”

凌远一怔,熏然眸中的光彩越是闪亮,他就越觉得自己陷入漩涡无法自拔。

“我只是……怕你吃苦。”凌远伸手揉着熏然的头发,“别人怎么看我,我都无所谓;我只是一想到也许有天会有人戳着你的脊梁骨说三道四,我就……你知道,人言可畏。”

“真有人指着我后背瞎逼逼,我就拧断他们的手指卸了他们的下巴。”李熏然满不在乎,在凌远怀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“我想跟你好,这就够了。”

凌远没有说话,将李熏然搂得更紧了。



评论(29)

热度(228)

  1. 杏仁茶和芝麻糊光蜡树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