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黄金时代4(谭赵N18)

前文:

黄金时代1    黄金时代2    黄金时代3

不看前文也没事,因为每篇都比较独立完整

===

黄金时代4

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;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唯有轻轻地问一声:“噢,你也在这里吗?

——张爱玲《爱》

***

公路的两旁都生长着芒草,深绿的茎干悠悠摇曳着,米金色的穗子在风中扬起,一直蔓延到旷野的尽头。

谭宗明开着越野车,打量着四周景色,“风景不错,可惜天不好。”

赵启平望着窗外阴沉的天空,心头虽有些惋惜,但更多的还是隐秘的喜悦——他只是随口一提听说这里风景不错,没想到谭宗明周末就载着他来了。

“就这,下车吧。”他说。

赵启平站在公路边缘,满眼尽是芒草涌动的波浪。

他今天没有抹发胶,顶着一头柔软的头发,额前的碎发不时被风吹起。

谭宗明刚走过来,赵启平就扎进了一人高的芒草里。他只好跟着赵启平,也往芒草深处走去。

赵启平的背影在芒草丛中时隐时现,像一只灵活的小鹿躲避着猎人的追捕,又像草丛间的精灵,引领人去往未知秘境。

离公路足够远了,赵启平终于不再往前,拔脚踩踏芒草的根茎,一株株芒草无力地倒伏下来,一小片空地初见端倪。

谭宗明愣在原地,“你是想……野合?”他斟酌着问了。

“对,怎么,有意见?”

“没,大圣人孔子不都是野合生出来的嘛。”谭宗明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,担心中途下雨,但不想搅了赵启平的兴致,索性不提。兴头来了,淋场雨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!

没一会儿,赵启平就大喇喇地仰面躺在了自己踩出的平地上。

“来吧。”旷野的风将赵启平的邀请送到了谭宗明的耳边。



旷野飙车



情事过后,两人拉拉扯扯地回到了车里,开始返程。

“据说这里看夕阳很不错,今天这天气是没指望了,你下周有空吗?”赵启平望着黑沉的天空,脑海中却浮现出两人并肩站在芒草里沐浴在金色余晖中的景象。

“没,我后天就去美国了。”

赵启平脑海中的景象如断了电的屏幕,瞬间熄灭。

“怎么?觉得可惜啊?”察觉到赵启平的失落,谭宗明隐隐有些高兴。

“是啊,”赵启平又恢复了常态,“谭总不能陪我,我只好找些其他的伴儿陪我看风景了。”

谭宗明开着车,没有问赵启平会找谁;赵启平对着窗外发呆,也不问谭宗明去美国做什么、去多久。一开口,就代表认了输。

积蓄许久的雨水终于倾盆而下,噼里啪啦地砸在车顶上,在车窗上划出一道道倾斜的雨丝。

遇见一场滂沱大雨,无处可逃。

 

黄金时代4 完


评论(16)

热度(168)

  1. suzi_33光蜡树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