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日久生情14(凌李)

(1)  (2)  (3)  (4)  (5)  (6)  (7)  (8) (9) (10) (11) (12) (13)

如果懒得回顾前文,可以戳1-13剧情梳理

重发。这文一个月也就更新一回,还被屏蔽,气死我了

====

14

李熏然醒来时虽腰酸背痛,但四肢百骸都舒爽至极。昨夜剧烈的情事带给他无与伦比的满足,让他巴不得下半辈子都在沉迷男色中度过。

床的另一边已经空了。

“凌远?”李熏然哑着嗓子叫道。

无人回应。

他的目光落在了床头柜上,钥匙下搁着一张便笺。

 

熏然:

我上午在中山路社区义诊,十二点结束。你可以来找我。如果你累就别跑了,我买点现成的咱在家吃。想吃什么告诉我。家里钥匙你拿着。

夜里弄坏你的凌远

 

李熏然一开始看见便笺心里还有点美,读到落款时又羞恼不已,索性蒙上被子再睡个回笼觉。

他把钥匙给我……是要跟我同居吗……李熏然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 


“喂,小梁”,韦天舒用胳膊肘撞了撞梁医生,“你有没有觉得凌远有点不太对劲?”

“还好吧,他看起来挺开心的。”

“这就是问题了!你看他什么时候这么开心过?杏林分院开张时都没见他这么快活。你看!他又对着手机傻笑了!”

梁医生看过去,只见凌院长将手机搁在耳边,似乎是在听语音,而后微笑着打了一行字发过去。没一会儿,又拿起手机听听,看看。

“你说他是不是谈对象了?”韦天舒疑问。

梁医生想起昨夜在电影院看见凌远和李熏然牵着手。但他从来不是个八卦的人,只是摇摇头,平和地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整整一上午,社区广场上男女老少人头攒动。梁医生长得又亲和,说话又温和,前来问诊的人络绎不绝,群众们对他口交称赞,称他为“一院吴彦祖”。

临近中午,广场上的人渐渐少了起来,梁医生终于得空喝口水。瓶盖还没盖上,面前的凳子上又坐了一个人。

“你好,请问你有什么问题想咨——”梁医生抬起头,话噎在嘴里。

是Kim。

那双素日冷酷的眼睛里,浮现出格格不入的温柔。

“你来这儿干嘛?”梁医生问。

“因为你在这儿啊。”

梁医生咬了咬嘴唇,没说话。

“你在义诊,我来看病,行了吧?”

“请问你有什么病?”梁医生的口气并不客气。

“心病。”

“心外科在左数第二张桌子。”

“这病只有梁医生能治。”Kim探身凑近他,淡淡的烟草味弥散在两人中间。危险而诱惑的气息,再次笼罩住了梁医生。他低下头不去看Kim。女性的表白他是遇到过不少,处理得游刃有余;可男人这样露骨的调情,还是头一遭遇到,脸上不自觉有些发烫。

见小白兔害羞了,Kim也没继续逗他,“你确实是个好医生。”

梁医生抬起头,眼里闪烁着光,似乎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有耐心,态度也好。是个好人。”

好人?突如其来的好人卡让梁医生一怔。

Kim一声叹息,“有时,我也想像你一样,做个好人,但没机会了吧。”

他目光飘向别处,忽见不远处一个男人的身影有些眼熟。

是那个警察!Kim猛然站起来。数月前的枪战浮现在眼前——Kim击毙吴三灭口、击伤一名警察的同时,右臂也被那名警察打中。而那名警察正往义诊的遮阳棚走来,似乎并没发现自己。

“我得走了。”Kim丢下一句话,仓促离开。

搞什么嘛。梁医生随手拿起水杯,发现水杯下不知何时压了一张纸条——“明晚九点,你家附近的公车站”

 

李熏然径直找到了凌远的位置,坐在他对面。

“先别说话,让我猜猜你有哪些不适的症状。”凌远露出一字型的微笑,“你的腰很酸。”

小狮子没吭声。

“你走路的姿势不自然,应该是昨晚腿被掰开太久的缘故。”

小狮子有些羞恼。

“你的乳头摩擦衣服时又痛又痒,因为昨晚被我咬破了,还流了血。”

“凌远!”小狮子气呼呼地露出了獠牙。

“好了,请问这位先生有什么问题想咨询吗?”凌远恢复了妙手仁心的医生模样。

“我对象,又细又软,时间还短,满足不了我,”李熏然恶狠狠地盯着凌远,“这该怎么办呢?”

凌远非但没有被李熏然的挑衅惹恼,反而又惊又喜地问:“等等……你说……我是你对象?”

李熏然虽感觉凌远抓错了重点,但还是嘟囔着:“不是对象的话,谁昨晚要跟你那样……”

“所以……我们开始交往了吗?”凌远喃喃自语。

“哎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儿,昨天在床上也没见你这么婆婆妈妈的。”

“我就是想再确认一下。觉得……天上掉了个大馅饼。”

“没错,咱俩是好上了。”李熏然趁人不注意,偷偷握了一下凌远的手。

 

吃午饭时,李熏然问,“你干嘛把你家钥匙给我?”

“随时欢迎你来呗。”

“……我还以为是想和我同居呢。”

凌远两眼一亮,“同居好啊!搬过来吧!”

李熏然有些犹豫,“我考虑考虑,这进展太快了,刚确立完关系就同居……”

“但我们本来就是不按套路出牌的啊!你看最开始,咱俩上床时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……”

“打住!”

“你是不是还在意我当初强迫你的事?”凌远的声音带着歉意。

李熏然没吭声。现在两人恋爱了,这也不算个事,但总像个长在心里的小疙瘩。

“要么我让你强上一回?”

“好!你别反悔!”

 

李熏然心急火燎地把凌远拖回了自己的公寓,二话没说直接把凌远拷在床上。

凌远晃晃手腕,“这手铐是真的?”

“废话!”

“李警官,你私用警械,不好吧?”凌远调笑道。

“对付你这种人就得下点狠手段。”李熏然翻身跨坐在凌远的胯部。


猜猜我会发车吗


 

次日一早,伊谷春就开了个晨会,通报新发现——一枚指纹。

“当时我们从吴三的住处缴获毒品后,注意力都放在毒品的种类和分量上,而忽略了毒品的分装袋。在分装袋上,我们检出了除吴三外另一个人的指纹。但入库比较后并没有找到匹配的结果。这次发给大家的材料上,也有这枚指纹的附件。我怀疑,这枚指纹很可能来自吴三的上线。”

众人哗啦啦翻着材料,只有一个人死死盯着指纹。当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案情时,他依旧缄默。

“辛小丰?你在想什么?”伊谷春喊了他一声。

“啊?没……没什么。”他低下头试图阅读材料,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。

伊谷春望着他,皱起眉头。

当晚,辛小丰翻找出男人给他塞钱时用的信封,滴上试剂等待着。

指纹显现的那一刻,辛小丰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


TBC


评论(11)

热度(193)

  1. 青蛙valaii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valaii光蜡树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