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黄金时代3(谭赵,N18)

假如谁都不爱谁,就会心平气和地在一起享受性生活。这样是最好的了。

——王小波《黄金时代》

***

谭宗明再次见到赵启平,是在电视上。赵医生用一种自己从未见过的恳切态度,对镜头说道:“孩子非常懂事,从来不喊疼。后续治疗还需要一笔很大的费用,希望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能够帮一帮他。”

当天下午,谭总就去医院献爱心了。他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,从午后两点等到华灯初上,终于看见赵启平走了出来——脚底好像踩着棉花,每一步都飘着走。他倚着墙壁直直滑坐在地,眼神疲累迷离,撕开一袋东西喝了起来。

谭宗明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笔挺的西服,最终还是挨着赵启平坐在了医院的地上。

他皱着眉头盯着赵医生手中的液体袋,“注射葡萄糖?这能直接喝吗?”

“能。补充体力,我都快虚脱了。”赵医生又灌下一大口。

“真辛苦。”

赵启平仰头靠在墙壁上,闭着眼睛扬起嘴角,舒了一口气,“嗯。你怎么来了?”

“在电视上看到你了,就过来给孩子捐点钱。”

“让秘书代劳就是了,还亲自跑一趟啊。”

“可不。除了捐钱,”谭宗明凑近赵启平的耳朵,低声说道,“我还想向赵医生捐精。”

“噗——”小赵医生满口的葡萄糖液喷了一地。

衣冠禽兽。

“我已经累散架了,没劲和你折腾。”赵启平擦了擦嘴角的糖液。

“我知道,我就接你吃个饭,再把你送回家,可以吧?”

“行。”

“想吃什么?”

“肉,大块的肉,我都要饿死了……”

 

小赵医生迷迷糊糊地坐上了谭总的豪车,被拉到市中心顶层的旋转餐厅。他困得双眼半睁半闭,坐在窗边的座位上一个劲地打瞌睡。

“你看要吃点什么。”谭宗明递过菜单。

“你点吧,我睡会。”赵启平头一歪,倒在了靠背里。

等赵启平被摇醒时,面前已摆上了大份的牛排。

“吃牛排?!我都切了一下午的肉了,切不动了……”

“我帮你切吧。”

“我是想吃大块的肉,是红烧肉这种,可以大口吃完赶紧回家睡觉的,而不是……”赵启平望向谭宗明,忽然不吱声了。

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他,优雅地握着刀叉切着牛排。他很认真,垂着眼帘,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。此刻,餐厅灯光炫目,窗外夜景流光溢彩。

“好了。”谭宗明将切好的牛排推到赵启平面前,见医生仍在发愣,“还要我喂你?”

“不要。”赵启平叉了块牛排塞进嘴里,听见谭宗明说,“也是,我更喜欢喂你下面那张嘴。”

赵启平险些噎着。

衣冠禽兽!

小赵医生咀嚼着,牛排确实格外美味。无论是牛肉的品质、烹饪的技术还是酱料的调制,都无可挑剔。一番狼吞虎咽后,赵启平抬起头,发现谭宗明竟一直含笑望着自己,都没怎么动刀叉。

“看我干吗,你不吃吗?”

“吃。”谭宗明垂下眼帘,微笑着给自己切牛排。

 

谭宗明开车把赵启平送到楼下。副驾驶座的医生侧过头望着谭宗明,街灯把他的眸子映出慵懒迷蒙的水光,“谭总,要去我家坐坐吗?”

“好。”

“坐坐”其实是“做做”。两人心知肚明,他们在性爱上有种天生的默契。

刚进家,赵启平就开始脱衣服,“我先洗个澡。不过我真挺累的,今天别做得太厉害。”

“行,介意我跟你一起洗吗?”

赵启平回头看着他,嘴角上扬,“不介意。”他踢掉内裤进了浴室。

谭宗明进来时,赵启平刚抹上洗发水。谭宗明直接站在了淋浴头下,搓了搓手就开始给赵启平洗头。

他搓揉着赵启平的短发,手指探进发丝里按摩着头皮。

“嗯——”赵启平懒懒地呼了一口气,“舒服,跟大保健似的。”

谭宗明并没生气,也进入了角色,“这位老板,需要特殊服务吗?”

“有什么特殊服务?”赵启平偏过头,配合谭宗明冲去头上的泡沫。


赵启平说,他喜欢有趣的性爱


“我的服务怎么样?”谭宗明把赵启平抱到床上,吻了吻他的鼻尖。

“挺好,下次还点你的钟。”赵启平心满意足地伸了一个懒腰。

“我去打扫下浴室,你先睡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半夜,赵启平醒了一次,想翻个身却发现自己被谭宗明圈在怀里。男人均匀的呼吸弥散在自己的脖颈上,每一丝气息都温热的,痒痒的。

他握着男人的手臂,想把他挪开,可最终又垂下了手,接受了怀抱的禁锢。

有些……不妙啊。再次睡过去前,赵启平迷迷糊糊地想着。

 

黄金时代3 完




评论(14)

热度(2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