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日久生情13(凌李,N18)

预警1:本文主CP凌李,副CP伊辛震祖,本更有部分副CP内容

预警2:你们熟悉的老司机又回来了

=============

13

下午,凌远打来电话问李熏然是否愿意赏脸共进晚餐。

“下班会比较晚,晚饭赶不上了。”

凌远立刻会意,“晚饭赶不上,夜宵总可以吧?明天还要加班吗?”

“不加。”

“这样,我们晚上吃个夜宵,再去看夜场电影,怎么样?”

李熏然不自觉地笑了,“可以呀。”

他刚挂下电话,就发现对面的伊队望着自己,嘴角有一丝笑容,“哪天把对象带过来给大家看看吧。”

“不……我……”李熏然一时不知如何解释。

“你别在意,我开个玩笑。”他从抽屉里摸出烟盒出了办公室。

走廊上,已经有一个人在抽烟了。但更多时候,他只是捏着香烟,出神地望着烟头缓慢地燃成烟灰。

“在想什么?”伊谷春走到他身边。

辛小丰沉默。

伊谷春把烟叼在嘴里,摸了摸口袋,含混地说,“借个火。”

辛小丰掸掸烟灰,叼着快燃尽的香烟,从裤袋中掏出打火机,手抖了几次才把香烟点上。

伊谷春深深吸了一口,缓缓吐出在肺里兜了一圈的烟雾,“我向来不打听别人的私事。但作为上级,看到下属精神糟糕,也还是想了解原因。”

辛小丰犹豫了一会儿,“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跟你亲近的人犯了罪,你会怎么办?”

“按法律办事。”伊谷春粗糙的手指夹住香烟,眼神深沉,“在你的眼中,他是与你亲近的人;在别人眼中,他可能就是致人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。人是主观的,法律是客观的——在法律面前,一切都是一样,都放在一杆秤上衡量。我信仰法律。不管他是什么人,亲人也好仇人也罢,都把他放到法律的秤上称一称吧。”

辛小丰用指尖碾碎了燃尽的香烟——伊谷春不会懂,不会懂的。他在心底叹息着。伊队的信仰太执着太单纯,不会理解自己的痛苦挣扎。

此时的伊谷春也不会想到,自己坚定的信仰,有朝一日会因眼前的人而轰然崩塌。

 

李熏然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警局,看见凌远倚在车边等待着。

他沐浴在温暖的橘色灯光中,连微笑都柔和得让人心醉,是一个触手可及的梦境。

李熏然三步并两步上前,“走,撸串去!”

烧烤店里,凌远看着一桌子菜面露难色,“其实这东西最好少吃,烧烤会产生苯并芘,是一种致癌物——”

“够了!”李熏然满嘴烤韭菜,“吃就吃,不吃别逼逼。”他拿过一串韭菜递给凌远,“这家韭菜烤得特好吃,你尝尝。”

凌远犹豫着接了过去。

“而且韭菜还壮阳呢。”李熏然补充道。

“所以你是在暗示我?”

“滚!”

从韭菜开始,凌远一发不可收地吃了烤腰花烤鱿鱼烤鲳鳊鱼烤翅扇贝生蚝——他体会到了李熏然对垃圾食品乐此不疲的兴趣。

他摸了摸隆起的肚子,“如果我胖了,你要对我负责啊!”

李熏然摆摆手,“我可是贯彻‘三不原则’的人。”

“什么‘三不原则’?”

“不主动,不拒绝,不负责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凌远本来还想借着夜场电影人烟稀少,和李熏然亲密一下下,没想到影院里人头攒动——这才知道,原来今天是一部炒得很火的好莱坞大片的首映场。

两人刚一入座,灯光便渐渐暗了下来,荧幕上放起了广告。

李熏然懒洋洋地靠在凌远肩膀上,温热的呼吸挠得凌远心里痒痒的。两人沉浸在小小的暧昧里,并未留意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也进了影厅。

 

梁医生找到座位坐下时,电影正好开始。影厅里几乎都坐满了人,唯独他右手边的座位还是空的。

他捏着电影票,手心沁出了汗珠。今天下班时,他例行打开信箱,在一张空白的信封中发现了这张电影票。他隐隐猜到,留下电影票的人会是谁。他在家里踌躇到十点半,决定赴约。既畏惧又好奇的心理,驱使他再度面对那个危险的男人。

“借过一下。”电影放了约一刻钟,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人坐在了空位上。

是他。梁医生不自觉攥紧了电影票。

“你能来,真好。”男人惬意地靠在椅背上。

梁医生深吸一口气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我说过,我是个危险的人。”男人补充道,“这个问题你不要再问了,知道我的事,对你而言只有坏处。”

“我总该知道怎么称呼你吧。”

男人想了想,“Kim。”

“你为什么找上我?”

“我钟意你,这个理由行不行?”Kim笑了,梁医生则陷入尴尬的沉默。

 

电影的主线很简单,讲述了两个超级英雄并肩作战又相互猜疑、最终冰释前嫌携手暴揍邪恶反派的故事。这种典型的大片套路李熏然很是受用,看得津津有味。

其间,一个超级英雄被反派打得奄奄一息,另一个超级英雄握住他的手,将自己体内的能量传给同伴。

“哎哟!”“啧啧!”“发糖了!”在观影的女生们窃喜地议论声中,凌远的声音轻得好似呢喃,“熏然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也想握你的手。”

“哦,好。”熏然把手递过去,凌远的手掌握住了自己的,温暖的热度从掌心传来。

慢慢地,两人的手换成一个微妙的角度,最终十指相扣。

十指连心,传递着彼此悸动的心跳。

 

影片结尾的高潮才刚刚开始,Kim却说“我要走了。”

“现在就走?”梁医生有些惊讶,“还没放完呢,据说之后还有彩蛋——”

“你真以为我是来看电影的?”Kim望着他,荧幕的光将他本就深邃的瞳孔映得更加明亮。

他凑近梁医生,嘴唇几乎要贴上医生的耳廓,“我是来看你的。”

随即,他的身影隐没在黑暗中。

梁医生侧头望着身边空掉的座位,好像做了一场梦。梦中,男人的烟草味丝丝缕缕地缠绕住自己,让他不得抽身。

彩蛋放完,观众们陆续离场。梁医生依旧坐在座位上发呆。

他看见前几排中站起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那不是凌院长吗!

他正想着要不要打个招呼,发现凌院长身边还有自己曾经的病人——李熏然。

透过人群的缝隙,梁医生看见了两人紧紧相牵的手。

 

“很晚了,你家离这里比较远,要不去我家住?”凌远提议。

“好啊。”李熏然扣好了安全带。小火苗从心底不安分地窜起来——明天不上班,他有一整夜的时间可以和凌远……李熏然咽了口唾沫。

一回到家,他就赶紧把自己洗了个干净往床上一躺闭目养神。凌远洗完澡后,睡在了床的另一侧,按灭了台灯。

李熏然等了一会儿,见凌远依旧没有任何动静,非常安分守己。他有些耐不住,说:“我明天不上班。”

“我知道。我看你有些累——”

“老子精神着呢!”李熏然一个翻身骑跨在凌远的身上。

“熏然,”凌远的语气认真,“我一直很自责,我强迫过你。所以我决定,只要你有一点不情愿,我都会一直忍着不碰你。”

李熏然笑了,“但我忍不了了。”

凌远将李熏然压在身下,“还有,我和你做,并不只是为了图个快活,我是真的——”凌远略一停顿,“喜欢你。”



嘿嘿嘿

评论(19)

热度(2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