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日久生情12(凌李)

中午发的又被屏蔽了。就那么一丁点肉渣我都不好意思外链招呼大家去坐车,居然还屏蔽,靠。


预警:本文主CP凌李,副CP伊辛、震祖,本章节有伊辛情节

================

12

听见门铃声的两人目瞪口呆,李熏然赶紧从凌远口中抽出了自己的yù wàng,提溜着裤子蹒跚地躲进卧室。

凌远整了整自己的衬衣,看李熏然藏好了,这才故作镇静地去开门。

“哎哟!凌院长你可开门了!哎呀你这脸怎么这么红?发烧了?”

“王主任,有事吗?”凌远瞧着业委会的王大妈倍感头疼。

“还不是为那基站的事!移动要在小区里建基站!你说得多少辐射!这小区还能不能住了!”王大妈义愤填膺,“这不,明天我们就在大门口的广场搞抗议,你是医院的院长,说话有分量,所以我们就想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凌远费了好些口舌才打发走王大妈,一关上房门就匆匆跑进卧室,只见李熏然像个没事人一样躺在床上打电话——“嗯,好。明天跟他们联络一下把基站信息要过来。嗯,明儿见。”

他挂了电话,侧头问凌远,“人走了?”

“嗯,业委会的,移动要建基站,他们正联合业主抗议呢。结果坏了咱俩的好事……”

“幸好她来了!”李熏然居然眉飞色舞起来,“我隐约听见基站,就想到我们之前查案子遗漏了基站的信息。如果我们能查到哪个基站传输的信号,就可以根据基站的覆盖区域大致确定找到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范围。我刚跟队里通了电话,明天去调基站信息。”

凌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“明天?又加班?”

“对啊。案子早破早好嘛!”

凌远从李熏然上扬的嘴角中看出了自信与憧憬。提到加班还能笑出来的人,怕是不多吧?

当他意识到这个在自己身下哼哼唧唧的小鬼也正是城市的保护神,内心觉得奇妙不已,却又理所当然——两人相见的第一面,不正是李熏然见义勇为为自己擒住了小偷吗?凌远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
“干嘛?!”李熏然并没有逃避这突如其来的亲昵。

“没什么。辛苦了李警官。”

“所以要不要犒劳一下我?”李熏然眯起眼睛不怀好意地笑了。

“想怎么犒劳?”凌远下意识地瞄了瞄李熏然的裤裆,看不出jī tū,“你……自己解决了?”

“是的。你跟大妈扯淡的工夫我不仅解决了生理需求,连工作都布置好了。”小狮子挺得意,凌远哭笑不得。

“用你的食物犒劳我吧!”李警官翻身下床就往餐桌跑。

“哎,菜都凉了,我来热一下。”

 

李熏然吃着,凌远看着,两人均是心满意足。

“不早了,你要不今晚就住这里?反正离警局也不算远。”凌远提议。

“不用,”李熏然抹抹嘴角的酱汁,“已经吃了你一顿饭,不想麻烦你了。再说——”他狡黠地眨眨眼睛,“我怕我夜里会被人吃掉。”

“你都说了要加班,我肯定不会拿你怎么样,我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。这样——你睡卧室,我睡沙发。”

又分开睡?李熏然正思考着这做法的可行性,凌远继续游说:“大晚上你就别来回折腾了。在这睡一觉,明天正好在这吃个早饭再上班。”

“好吧,盛情难却。”李熏然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。

 

到了该睡觉的点,凌远竟然真的抱着枕头被子往客厅走。

“你这床够大,确定不一起睡吗?”小狮子盘腿坐在床上,笑容有几分挑衅。

“你这是在邀请我?”凌远挑眉。

“我知道凌院长想表现自己的自制力。但检验自制力最好的方法难道不是睡在一起吗?躲得远远的有什么用?!”李熏然越来越爱这种反客为主、手握主动权的感觉,过去那种一言不合就被凌远摁住啪啪啪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他李熏然已经翻身农奴把歌唱。

凌远停在原地想了想,“好,如你所愿。”

两人熄灯躺下后,李熏然忽然一个翻身骑坐在凌远身上,他上身伏向凌远,在他耳畔低低呼着热气,“考验自制力的时刻到了。”

“你这是在玩火。”凌远故作镇静。

李熏然的手探到了凌远的睡衣里,按揉着胸口的突起,“所以,凌院长已经起火了吗?”说罢,他qíng sè地摇着臀部,用自己挺翘的tún bàn不住摩擦凌远的kuà xià。

只一小会儿,李熏然就感到一根火热的硬物向自己立正敬礼了。他翻下来睡在床的另一侧,“我要睡了,你自己去灭火吧,晚安。”

凌远在床上僵了一会儿,下床去卫生间解决前恨恨道:“如果不是你明天加班,我绝对要让你下不了床!!”

李熏然裹着被子偷笑。

 

与其同时,另一对却在床上激战正酣。

辛小丰觉得自己的灵魂已被撕裂成两半,一半沉沦ròu yù,另一半则异常清明,悲悯地俯视着一切荒谬。

自从知道贩毒的吴三跟台湾人做生意,他就产生了糟糕的直觉。

“小丰,在想什麽?”男人的语气仍然是温存的。

辛小丰咬了咬嘴唇,摇摇头,自我安慰道——那么多台湾人,不可能偏偏就是他吧。再说,他经营着酒庄呢,哪里用得着贩毒……

手机铃声打断了两人。

“让我……唔……接一下……队里的电话……”辛小丰喘息着伸手摸到床头柜的手机。

男人感到扫兴,把自己埋在小丰的身体里不肯出来。

“喂,伊队……哦好……我知道了……嗯……再见。”小丰放下手机,随手搁在床上。

“不好意思。”辛小丰感到抱歉。

“没关系的。”男人吻了吻辛小丰的脸颊,再度贯穿了这年轻结实的ròu tǐ。

“啊……嗯……轻点……”

辛小丰并未留意,自己的手机仍处于通话状态中,喘息shēn yín声,肉体撞击声,清晰地传到了听筒的另一端。

 

jī qíng过后,男人从背后轻轻抱住辛小丰,“小丰,我……”男人欲言又止,“打算回台湾了。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?”男人的语气微微急促起来,“如果你喜欢热闹,我们就住台北;你想看海,我们就住花东,或者屏东垦丁,总之你想去哪里都好。我再为我们两个专门设计一幢房子。身份问题也不用烦,虽然获得身份证要蛮久,但一直呆下去是不会有问题的。而且,那边氛围更开放些,每年都有彩虹游行……”

辛小丰沉默地听着这些遥不可及的事情,哑着嗓子问,“你为什么要走?”

男人愣了一下,缓缓道:“出了点事,我不想在这里做生意了。”

辛小丰心里咯噔一下,不祥的预感压得他喘不过气。

“跟我走,好吗?”男人收紧了手臂,“我是真的想和你好好过。”

长久的缄默后,辛小丰小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

李熏然被闹铃迷迷糊糊地吵醒了,睡眼惺忪。

“这是我的闹铃。你再睡会,过会叫你。”凌远小心翼翼地把手臂从李熏然头下抽出,按掉闹铃蹑手蹑脚下了床。

酸麻的胳膊时刻提醒凌远:小警官在你的臂弯中睡了一整夜。

凌远头一次体会到,在床上,居然无需做||爱也可以获得满足感。

因为怀抱中的人是李熏然吧。

 

李熏然坐在餐桌前,觉得一切都美好得不真实,像一个梦。

他美美地睡了一觉,醒来又有丰盛的早餐,桌对面还有含笑望着自己的人。

他在凌远的注视下,低头喝了一口瘦肉粥。

“味道怎么样?”

“很好。”李熏然心里喃喃念着,很好,确实很好。

 

开会时,伊谷春已经拿到了基站信息的查询结果——“我从吴三的通话记录中筛出一个自他出事后就停止使用的号码。这是个黑号,但我们查到了它的基站信息——经常使用青城山的一个基站。”

“青城山?那人是登山爱好者?”警员们开始议论。

李熏然分析道,“青城山风光一般,去的人不多。我倒是听说山里有座酒庄,会不会和酒庄有关?”

“你们有谁去过那座酒庄吗?”伊谷春的目光掠过摇头的众人,落在了辛小丰的身上——

他脸色苍白得如同一张纸。

 

========

青城山地名是我编的,我记不得原著里有没有提过= =不过好像撞车了- -大家不要在意


评论(19)

热度(1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