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我是你爹呀!①(水仙,王光一X王凯)

1

王凯初次见到王光一,是在朋友家里的聚会上。那时,王凯还是无名小卒,王光一已在相声界声名鹊起。相声是个只凭嘴、不看脸的行当,而王光一除了拥有出众的口才、一身的幽默细菌,更生得一副好皮囊,简直如虎添翼。世人公认——“相声说得比他好的,长得没他帅;长得比他帅的,相声说得比他差远了。”

当朋友介绍到王光一,干脆直接跳过,“相声界男神,都认识!”介绍到王凯,则说是“新锐演员。”

“你演过什么啊?”王光一问王凯。

王凯最怕被问这个问题——他演的那些戏,别说大家看过,估计听都没听过。

“《寒秋》,《围屋里的桃花》……”他硬着头皮答道。

“嗨,说这些别人哪知道啊!”朋友打断他,拍拍王凯的肩膀对王光一说,“《丑女无敌》看过没?他就是里面的陈家明啊!”

“喔——”王光一点点头。其实他压根没看过这部戏,但出于礼貌还是装作很懂的样子。

王凯更怕一辈子都被人与娘娘腔的形象联系在一起。而事实是——他目前知名度最高的角色确实只是娘娘腔。他勉强对王光一挤了个笑容。

王光一显然看出了他的不自在,岔开话题:“能喝酒不?”

“嘿,他老能喝了!而且一醉还满口英文,逗死人了!”朋友笑嘻嘻地替他回答。

“是吗,那看来今晚要把你灌醉了。”王光一边说边给王凯倒酒。

“哎,我哪那么容易醉……”王凯嘴上说着,眼睛瞅着杯中的酒一点点升高,心里则想着王光一好歹是个腕儿,居然还不拘小节地给自己这种小人物倒酒,也算性情中人。

“今晚咱就战个痛快。你要是先喝醉,你就是我儿子;我要是先喝醉,我就是你爸爸。”王光一端起酒杯。

王凯觉得这话听起来好像哪里不对,但还是笑着和王光一碰了杯,一饮而尽。

两人又是划拳又是碰杯,渐渐醉意醺然,双眼迷离起来,脸颊上也蒸出了红晕。

“所有人……都叫我演娘娘腔……但我根本就不是娘炮……”王凯断断续续地说着,又灌下一口酒。

“所有人都觉得我活得特自在特开心,但我也没有。”王光一笑着摇摇头,也饮尽杯中物。

“I`m a man, not a woman, understand? ”王凯醉眼朦胧,终于冒出了英文。

“我懂我懂,”王光一霍地站了起来,摆出了唱戏的架势,抑扬顿挫地唱道:“我本是男儿郎——又不是女娇娥——”

王凯傻笑着,点点头。

王光一也冲着他咧开嘴笑着。

酒桌边的人物好像都化作了空气,只剩下两个白痴般的人相对傻笑。

“唉,这俩都喝多了。”朋友扶额。眼瞅着两人快不行了,他半推半扶地把他俩弄到次卧的床上,自己继续回客厅和朋友们喝酒聊天。

“儿子……你醉了没……”王光一迷迷糊糊地还不忘占便宜。

“没醉……”

“爸爸也没醉……扶爸爸起来……爸爸还能喝……”

两人陷在大床里,胡言乱语了一会儿就沉沉睡去。

 

日上三竿,王凯终于被阳光刺醒了。他一翻身,发现边上还躺着个人。

那人嘴角一翘:“哟,醒啦。”

“你是——”王凯一双鹿眼迷瞪瞪的。

“我是你爹呀!”王光一坏笑着。

王凯愣了一会儿,才想起来昨夜的事,“嘁。幼稚。”过了一会儿,他问:“昨天咱俩到底谁先醉的?”

“你啊,我压根就没醉。”王光一头枕在手上,大喇喇地躺在床上。

“我不信。”王凯撇撇嘴,“你看你穿得好好的,明显也是喝高了被人抬上床的。”

“瞎说!爸爸这可是衣不解带地照顾你呀!”王光一笑嘻嘻的。

王凯竟无言以对。这个在台上风趣幽默、谈笑风生的男人,居然是个臭不要脸的幼稚鬼。

两人都没再说话,看着阳光撒了一室,暖暖的。

酒醒了。

此时的两人都没有想到,他们以后会醉得多深。

TBC

评论(13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