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日久生情9(凌李,污)

(1)  (2)  (3)  (4)  (5)  (6)  (7)  (8)


“当时是在和同事玩游戏……说自己醉了要人接……他们就打电话给你了……其实我没醉……”李熏然颠三倒四地解释着。

“所以是在耍我?”凌远的语气听不出愤怒,只有冷淡。

“不是的!”李熏然急了,“……就是——哎,他们的主意,说玩玩而已——”

“对,玩玩而已。”凌远的眸中略过一抹暗色,“下个套让我上钩,很好玩吧。”声音如同寒冰。

“不是!你……哎!”李熏然突然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凌远面前,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勺,强行吻住凌远的嘴唇。

熏然自己解释不清,又不想听到凌远再说出伤人的话,寄希望于吻能回答一切。他恶狠狠地吮吸了凌远的唇瓣,而后放开他,“现在懂了?”

“懂了。”凌远擦了擦唇角的唾液,“你想和我上床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你上回说的,我们只是炮友。”凌远停顿了一下,“假装喝醉骗我来接你,发现我要走立刻来拦我——你要是想要,打电话给我就行,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呢?反正大家本来就是床伴,各取所需。”

原来我们之间只剩下性交。这和动物又有什么区别?

巨大的失望、愤怒、痛苦、恶心席卷了李熏然的脑海,他呆立在原地,紧紧咬着嘴唇。凌远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,将自己的心脏捅得鲜血淋漓。

这半个月的念想,伏在他背上时的喜悦,怕他离开时的恐慌……一切都随着凌远冰冷的话语化为乌有。

凌远关好防盗门,走到李熏然面前,“那就如你所愿。”

话音刚落,李熏然就被压在了沙发上。



此段见微博



结束了。李熏然垂下手臂,茫然地望着天花板。

第一次见面就上了床,今天打了分手炮,我们可笑的故事终于走到了结局。

凌远抓起熏然的手臂,心疼道“真咬破了……唉,你今晚到底怎么了……”

“做完了,你也该走了。”李熏然收回手臂,不去看凌远。

凌远一愣——果然,李熏然真的只把他当炮友。堂堂一个院长,竟混到了按摩棒的地步,用完就被丢在一边。他沉默地穿戴好走到门口,忽然听见一句——“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。我……没法和你做床伴。”李熏然的声音哑得可怕。

凌远伫立在门口,望着一丝不挂站在客厅的李熏然。他的身体仍满是情欲的痕迹,可眼神却空洞哀伤。

他像一棵寒风中掉尽叶子的树,只剩下细瘦的枝干瑟瑟发抖。

凌远心中原本的不解和气恼又被怜惜取代,“熏然……”他上前一步,想抱抱他。

“滚。”不是羞恼的、嗔怪的、缠绵的,冷得没有一丝温度。

凌远僵在原地,终于转身出了门。

关门的响声,在宁静的夜里尤为刺耳。

李熏然背靠着门,颓然滑坐在地。

“我真他妈有病,干嘛喜欢你……”眼泪终于流了下来。

 

TBC


评论(70)

热度(3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