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皮衣凯X总裁凯(王凯水仙,污)



*灵感源自雅诗兰黛的广告,皮衣凯桀骜不驯,总裁凯禁欲冷酷,让人禁不住想把这俩凑一对。总裁凯用的是陈亦度的设定,皮衣凯……就给他一个飙车青年的设定好了。

 

“大哥,我来了!”一个马仔一溜小跑到了吧台边,眼睛滴溜溜地环视了酒吧内的众人,“目标是谁?”

“喏,正前方卡座上穿黑西装的。”被喊作大哥的人弹了弹烟灰,“陈亦度,DU集团的总裁。”

“咱们怎么做?直接把他绑走?这儿人挺多,怕不好办啊……”马仔犹犹豫豫。

“就说你没脑子!”大哥给了小弟一记爆栗,“趁他去卫生间时我给他下了药,过会药效发作,我们就直接架走他,旁人只当是他喝醉了被朋友抬走,不会多想的。”

“还是大哥有手段!绑了之后呢?直接交给老板?”

大哥摇摇头,“老板要的不是人,而是彻底毁掉他。”

“这这这……”马仔磕巴了,“我没干过杀人的事……”

“谁说要杀人!”大哥又给了小弟一记爆栗,“咱们只要给他拍点那种照片,把照片交给老板就行,一切都不留痕迹。不出几日,他陈亦度就身败名裂了。”

“‘那种照片’是哪种照片?”马仔好奇。

大哥瞪了他一眼,“陈冠希的那种。”

虽然两人刻意压低了声音,但对话内容还是被边上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听得一清二楚。

他自己并非什么好人,自然也不想管别人的坏事。可他还是忍不住瞄了一眼那个叫做陈亦度的人——他正独自喝着酒,修长的手指握住晶莹的酒杯,杯口缓缓地贴上薄薄的唇,而后微微仰头,细腻的脖颈从衬衣领中显露出来,喉结上下滚动着,将杯中物一饮而尽。

在昏暗的酒吧里,男人觉得自己的所有感官被无限放大,他闻到了陈亦度喝下的烈酒的气味,他听见了陈亦度喉咙里的咕噜声,他看见了一张与自己酷似的脸。

陈亦度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一边扶着墙往外走,一边掏出手机。

眼看着两个心怀不轨的人正一步步逼近猎物,男人立刻起身大步流星,抢先到了陈亦度面前,一手撑在陈亦度身后的墙壁上,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陈亦度在药与酒精的作用下,反应迟钝,他愣愣地抬起头,用晕着水光的眸子打量着来人。

“我朋友醉了,我带他回去。”大哥没好气地站在了这个皮衣男的背后。

“噢?”男人转了个身面向他俩,嘴角一抹不羁的笑容,“你是他朋友,我还是他兄弟呢!”

这一句话可真将两人说懵了。大哥与小弟面面相觑,看着眼前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张口结舌,思考着这句话的真实性。

男人不屑与他们啰嗦,架起陈亦度就出了门。

“大……大哥……这咋整?”

“追!”大哥刚跑出门,就见一辆纯黑的重型机车疾驰而过,甩出一道赤红的尾灯。

望着远去的两人,大哥气得直跺脚。

 

见那两人没有追上来,男人放慢了机车的速度,他问后座上的男人,“哎,你叫陈亦度,是吗?”

“嗯?嗯……”陈亦度含混地答应着。

“你住哪?我送你回去。”

陈亦度愣了愣,缓缓报出了小区名——一个房价上了天的地方。

“居然住那里啊,”皮衣男啧啧,“果然是总裁。”

“你……是……谁……?”陈亦度断断续续地问,越发不清醒了。

“我?叫我阿凯、凯哥都可以。”

“阿凯……”陈亦度念了一遍,而后呼出一口气,“好热……”

“吹吹风就凉快了!哎,抱紧我啊,我要加速了。”

话音刚落,机车就在夜色中飞驰起来。

陈亦度用最后的力气紧紧抱着阿凯的腰,整个人靠在他背上。

他的侧脸贴在阿凯凉凉的皮衣上,风声呼呼地灌进耳朵里。

可是……还是很热……


点击微博查看降温方法


陈亦度终于挺不住昏睡过去,阿凯刚把他安顿好手机就响了。

“凯哥!你今晚为什么不来!”电话那头心急火燎,“他们就是来砸场子的!他们还说……”声音低了下去。

“说什么?”阿凯问。

“说你怂,知道自己会输所以不敢来了。”

听见阿凯不屑的冷笑,电话那头说,“他们讲三天后会再过来,如果你不在,他们就——”

阿凯打断了他,“我当然会在。”他瞥了眼身边熟睡的人,“今晚只是个意外。”

 

陈亦度一觉醒来,便觉得腰酸屁股痛,看见床上一片狼藉,心凉了半截;当他看见垃圾桶里沾着精液的保险套,心彻底凉了。没错,自己失身了。

居然疏忽大意到将陌生人带进家?那人到底是谁?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接近自己?如果是竞争对手派来的……

陈亦度心里一紧,蹒跚着去了书房打开暗格里的保险柜,一切都没有被动过的迹象。

他将家里检查了一遍,什么都没少。除了卧室和浴室,那人似乎哪里都没走动。

自己昨夜醉成那样,会不会说了不该说的话,做了不该做的事——陈亦度头痛欲裂,拼命回想昨夜的事,却只记得自己的侧脸贴着一件皮衣,在苍茫夜色中乘着摩托飞驰在公路上。

那人的模样——陈亦度每次试图回想,浮现出的都是自己的相貌。

 

三天后,在陈亦度开车回家的路上,忽然冲出一辆黑色机车急停在车道中央,横在陈亦度的宾利前。

陈亦度吓了一跳,猛踩一个急刹车。回过神后他摇下车窗,冲着身穿皮衣的骑手大喊“你干什么!”

骑手摘下了头盔,露出了一张和陈亦度几乎一模一样的脸。

他望着怒气冲冲的人,嘴角勾起一抹桀骜不驯的笑容,“我只是忽然想见见你。”甩下这句话,他又驾着机车疾驰而去。

那件皮衣,那张脸,那个人是……!!

陈亦度一脚油门,追了上去。

 

END

Or tbc..


评论(16)

热度(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