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药欲(下,完结,N18)蔺靖

琅琊阁阁主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把大梁天子忽悠失身的故事。


上文在这里


“陛下可否张口让我看看舌苔?”

萧景琰微微把头侧向蔺晨,红润的朱唇轻启,探出粉嫩的舌尖。

温暖的水雾萦绕着,那双鹿眼又过于湿润迷离,蔺晨不由凑上前含住了那一截柔软的舌头。

“唔!”萧景琰一愣,双目瞪得滚圆,眼睁睁看着琅琊阁阁主忘情地吻着自己。嘴唇上湿热的触感让害臊得无地自容,惊愕之中急忙伸手推蔺晨,不想被蔺晨握住了他的手腕——萧景琰是武人的蛮力,蔺晨则是以柔克刚,手腕只绕了几下便卸了萧景琰的力道。

他一手攥住萧景琰的两只手腕,另一只手则扣住萧景琰的后脑勺,加深了这个强迫性的吻。

两人唇瓣紧紧压在一起,被牙齿硌得生疼,但这并不妨碍蔺晨含着萧景琰的舌头用力吮吸着。

萧景琰第一次被人如此强吻,又挣脱不开,愈发喘不过气,胸口急促地起伏着。

蔺晨这才稍稍放开他,含弄着陛下柔软水嫩的唇瓣。见萧景琰身子软了下来不再挣扎,便伸手抚摸着他的背给他顺气。

萧景琰好不容易缓过神,一把推开蔺晨:“先生这是做什么!”

“治病救人啊,”蔺晨从容不迫,“我刚刚试了试陛下口腔内的热度,燥热滚烫,这正是内火过旺的表现。”



在微博治病救人



终于,疲惫不堪的萧景琰昏睡过去。这一觉,黑暗香甜,一夜无梦。

醒来时,赫然发现蔺晨穿戴好了坐在床边,笑眯眯地望着自己。

昨夜荒唐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。“朕——朕非杀了你不可!”萧景琰气结。

“喔?我听说陛下是最讲法度的,按理应该先下个诏书定我的罪,”蔺晨摇了摇折扇,“定什么罪好?淫辱当今圣上?”

“你——你强迫朕……”萧景琰脸一阵白一阵红。

蔺晨扑哧一声笑了:“你可是武功盖世的大梁天子,我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江湖郎中,谁强迫谁不是一目了然吗?”他凑到萧景琰耳畔,道“陛下内火太旺,强行要与我交欢,我不敢违背圣命,只好承了陛下的雨露恩泽——这才是事实。”

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、颠倒是非、混淆黑白之人!萧景琰攥着被角,气得直发抖。

蔺晨依旧笑嘻嘻地:“我看话本里写的都是——天子出访宠幸了民女都会带回宫封妃。我虽不是女子也不求封赏,但一夜夫妻百日恩——何况昨晚我们来了那么多次!就冲这份恩情,陛下也不能对我如此决绝啊!”

萧景琰肺都快气炸了,被眼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无耻之徒彻底打败。

“时辰不早我得走了,以后陛下若是火大,仍可找我泄火。”蔺晨眯眼笑着,“而且免费。我给美人儿诊治,从来分文不取。”

“滚!”萧景琰抽出枕头狠狠砸向蔺晨。

蔺晨巧妙躲开,走到门口,微微侧过脸,“琅琊阁,还是金陵,只要能相遇,自然哪里都好。”

萧景琰出神地望着一袭白衣消失在视野里。

这一夜,被翻红浪,如梦一场。

END

orTBC…

小短文写到这里就完结了,也许哪天心血来潮会再忽悠一段下文


评论(23)

热度(3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