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药欲(上)(蔺靖)

蔺晨伺候陛下洗药♂浴♂的故事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萧景琰此番南巡,随行人员不多,唯心腹官员数人与护卫而已。地方官员均知这位皇帝憎恶奢靡铺张,接待时无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。

一行人到了以盛产药材闻名的药泉镇,宿于知县府上。知县说为各位准备了药浴,萧景琰刚要拒绝,沈追就说蔡荃身体不适已有几日,应当休养一番,皇帝思忖着便同意了。

 

入夜,萧景琰回到寝处一推开房门,只见木圆桌边坐着一位白衣公子。此人毫不拘束,在自己屋内颇有兴致地自斟自饮。

“哟,陛下来啦。”他眯眼一笑,起身象征性地作了个揖。

“你是——蔺晨?”萧景琰心中惊讶。他与蔺晨仅有一面之缘——几年前,正是蔺晨在自己面前信誓旦旦表示梅长苏身体无恙可以出征。而最终,却是蒙挚扶着小殊的灵柩回京。

“正是在下。我特来伺候陛下洗药浴。”

“一个堂堂琅琊阁阁主来伺候朕沐浴?”萧景琰皱眉。

“我与知县素来交好,他说想让陛下泡个药浴,生怕有闪失,我就应了个人情来伺候陛下。”

“朕自己洗就好,不必麻烦先生。”萧景琰下了逐客令。

“恕我直言,您还真没法自己洗。”蔺晨不慌不忙地打开桌上的药材包,其中药材形色各异,不下十几种,“这每一味药,放的数量与时机都很讲究。若是胡乱放下,只怕适得其反。”眼看萧景琰有些动摇,蔺晨继续说道:“陛下不相信我也是自然的,毕竟当年是我骗了陛下——”

“我没有责怪先生的意思。”萧景琰赶忙解释,“想必这也是小殊的意思,他其实……比我还倔吧。”提及林殊,萧景琰的眼眸中涌动着一丝安静的哀伤。

“好了,陛下,来沐浴吧。”蔺晨端着药包绕进了屏风后。

萧景琰只得跟上,只见屏风后是一个盛了热水的木浴桶,冒着温热的水汽。

眼见年轻的帝王还在犹豫,蔺晨忍不住调笑:“陛下怎么不动,是等着我来伺候宽衣吗?”

萧景琰脸一红,吭着头,横下心来拉开了衣带。

蔺晨饶有兴趣盯着他瞧——外袍,里袍,中衣——每脱一件,躯体优美的线条便分明一些。待到一丝不挂时,美妙的胴体在水雾中若隐若现,宽阔的肩膀,结实的胸膛与小腹,纤细的腰肢,修长的双腿,腿间蛰伏的那物儿秀气至极,无不令人升起旖旎的遐想。

——真是个美人儿。

虽然同为男子,但萧景琰仍有几分羞赧,躲进了浴桶里,只露出脑袋和精雕玉琢的脖颈。

“陛下可有哪里不适吗?”蔺晨询问。

“只是偶尔疲累。”

“那先放些镇静安神的。”蔺晨先后放了几味药材,淡淡的药香气散在空气里。

萧景琰嗅着药香身体逐渐放松下来,神思也安宁了许多。水温正好,整个人都如同坠进了温柔乡。忽然,他听见身后有响动,一回头发现蔺晨居然在宽衣解带。

“泡药浴还要搭配按摩,我这就进桶里给你按按。”说话间蔺晨已脱得一丝不挂,信手把衣服担在架子上跨进了木桶。

萧景琰还没来及制止就被他溅了一脸水。

桶里顿时拥挤起来,蔺晨挪到萧景琰背后,双手搭上他的肩膀,萧景琰的肌肉登时绷了起来。

“放松。”蔺晨双手十指点按在萧景琰颈侧,皇帝痛得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“陛下长时间批阅奏章,肩颈都有些僵硬,我这就给你松松骨。”说罢在萧景琰肩头使劲一捏,痛得萧景琰浑身一颤:“轻点轻点!”

这哪里是松骨,分明骨架子都要被蔺晨折腾散了。

蔺晨的手掌温暖又极有力道,按揉起来酸疼爽利。一番折腾下来,肩颈到的确轻松了不少。

见萧景琰放松了,蔺晨双手绕到萧景琰胸前,几乎将萧景琰整个人圈在怀里,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帝王胸前的果实,轻轻搓揉着。

“先生这是做什么!”萧景琰惊得全身一震,却依旧被蔺晨锁在怀里。

蔺晨凑近萧景琰耳畔,低沉地说道:“我说过了,按摩。”他呼出的热气,烫得萧景琰红了脸。

“怎么,陛下信不过我吗?”蔺晨的声音如同醇酒,散发出醉人的气息。说话间,他加重了手指的力度,小小的果实很快就在爱抚下充血挺立。

“朕……”萧景琰正犹豫着,蔺晨的双手开始在自己的胸膛、小腹、腰侧游走着,不住抚摸揉按,明明是按揉穴位,却又分外撩人。

蔺晨的左手再度揉捏着胀大的乳珠,右手则挑起萧景琰的下巴,细细欣赏他完美的侧颜,“中医讲求望、闻、问、切,陛下的脸色过于红了,是内火旺的症状。”

“朕没有……”萧景琰一时语结。

“陛下可否张口让我看看舌苔?”

萧景琰微微把头侧向蔺晨,红润的朱唇轻启,探出粉嫩的舌尖。

温暖的水雾萦绕着,那双鹿眼又过于湿润迷离,蔺晨不由凑上前含住了那一截柔软的舌头。

TBC

评论(28)

热度(2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