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日久生情6(凌李)

次日一早,来查房的并不是凌远。进来的是一个戴眼镜的男医生,神情温和,笑起来令人如沐春风:“我是梁医生,凌院长已经把你转接给我了,从现在到你出院,由我来负责你的治疗。”

李熏然发誓,如果他现在手上有枪,绝对要把凌远突突了——昨晚才爽过,今早就甩锅,什么人啊这是!! 

 

如果说凌远是衣冠禽兽,这位接盘侠梁医生就是不折不扣的白衣天使。细致耐心又温柔谦和,再加上生得一副好皮囊,为全院男女老少喜闻乐见,据说还有迷恋他的女患者舍不得出院。

而李熏然则巴望着赶紧离开第一医院——他呆不下去了。凌远再也没在他面前出现过,更别提送饭了。

李熏然吞咽着医院食堂的饭菜,味同嚼蜡。

他想起昔日凌远坐在床边,一口口给自己喂他亲手做的饭菜。那时,李熏然天真地以为他至少把自己当个朋友。而最终,这个人只给他一晌贪欢和几夜失眠。

三天之后,李熏然出了院。此间他既没有去找凌远,也没有跟任何人问起过他。他不想跟个弃妇一样,四处打听负心汉的下落。

出院那天,梁医生又不厌其烦地叮嘱了他种种注意事项。一阵犹豫后,他忽然问李熏然:“被人跟踪了该怎么办?”

“你被跟踪了?”

梁医生点点头,“我感觉是的。”

“你认识跟踪你的人吗?”

“不好说……”梁医生神色为难,“其实我都没确切地看见过那个人。我就是——感觉自己被跟踪了。”

“说实话,如果你没有明确的证据、他也没有侵害你,警察拿他没办法。我只能建议你改变出行的路线,尽量别单独出门。”眼看梁医生情绪低落,李熏然心有不忍,“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,有机会我试试看能不能帮你逮到这人问个清楚。”

“谢谢,我尽量不麻烦你。”梁医生礼貌地回应道,而他眼中的那一丝不安始终未曾消去。

 

回归工作后的李熏然忙得早就把对梁医生的承诺忘到九霄云外了。他对着桌上的卷宗,苦恼地揉着太阳穴。

打击贩毒网络的工作依旧没有任何进展。本已抓到一个下线,没想到在带他与上线接头的路上遭遇伏击,下线被当场枪杀,李熏然身中两枪,虽然行凶者右臂被他击中,但最终还是逃脱了警队的抓捕,线索就此断了。本以为要对付的是瘾君子,没想到竟是悍匪。

形势之严峻,从新任警队队长伊谷春面前堆积如小山的烟蒂就可以看出。这个坐在李熏然对面的男人眉头紧锁,又摁熄了一支烟头。他抬腕看了眼手表,已是晚上九点半:“熏然,你伤刚好,回去休息吧,我来等他们回来汇报工作。”

“不用了——”这时李熏然手机响了,陌生来电。

“喂,哪位?”

“熏然吗?我是凌远。”

听见这个声音,李熏然大脑一片空白,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。

“你还在警局加班吗?”凌远关切地问。

“你想干嘛?”李熏然反问。

“我想见你。半小时后我到警局楼下等你。手机要没电了不说了。”

“哎,喂!你——”李熏然还没来及说话,只听见电话那头的嘟嘟声。

他又气又无奈地放下手机,心头一阵烦乱,不自觉咬住了嘴唇。

恍然想起队长还坐在对面,李熏然尴尬地抬起头,只见伊队目光如炬,如针般扎在自己身上。

伊谷春若无其事地低头喝了口水。他确实没见过队副如此慌乱,但出于礼貌并没多问。

“队长,有发现!”几个警员风风火火地进了会议室。

“死掉的下线和半年前的一起女童失踪案有关。”一个警员汇报道,“小丰发现那人与失踪案嫌疑人的侧写十分相像,我们就调来档案,拿着下线的照片寻访了当时的目击者,目击者确信就是这个人把小女孩带走了。”

“这是失踪案的卷宗。”辛小丰把案卷递到伊谷春面前。

伊谷春接过卷宗,别有意味地看了一眼辛小丰——这个辅警很有能力,但绝不表现自己,往往借其他警员之口陈述自己的发现,仿佛稍微高调一点能要了他命。

“贩毒,持有枪支,又与失踪案扯上关系……”李熏然紧锁眉头,他转而问另一组人马,“你们有什么发现吗?”

“我们继续对当事人的社会关系进行排查,发现他可能与台湾人有生意往来。”

立在一旁的辛小丰眼波微微一动。

“我们今天走访到他出租屋附近的小卖部,店主说闲谈时那人曾提起自己和台湾人做生意,但也只提了一句,没有细讲。”

浓浓迷雾之中隐隐有条小路,虽然看不真切,但大家都竭力寻找蛛丝马迹,试图走到真相尽头。

 

讨论结束时已将近夜里十一点了。李熏然开着奥迪驶出单位停车场,发现路灯下站着一人——差点都忘了这回事了!

曾与他缱绻缠绵,曾令他日思夜想,曾让他恨得牙痒痒的男人就在眼前。

李熏然心里一横,把车开到凌远边上,摇下了车窗。

“熏然!”凌远一脸惊喜,眼里涌动的光彩令李熏然一愣。

他望着李熏然,只是笑,道了句——“好久不见。”

——去你妈的好久不见!在医院不是你对我避而不见吗?

“对了,这个给你,”凌远拎起手提袋,“也不知道国外这些你能不能吃的惯。”

“国外?”

“嗯,他们跟你说了吧?我出国去开学术会议了,一去就是半个月啊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自己告诉我——”

大雨就在此刻哗地落下,凌远在雨中呆立了几秒就成了一只落汤鸡。

“咳,先上车。”

凌远湿漉漉地坐在副驾驶座上,“那天我倒是想和你说的,你一直在叫我滚,我就不讨你嫌了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——”剩下的半截话被李熏然咽了回去。“几点到的,等很久了吧。”

“没多久。”凌远笑着摇摇头,一滴水珠沿着他的下巴,折射出街灯的温暖光芒,滴落在潮湿的衣服上。

“至少等了一个小时吧,你可以给我打个电话——”

“这不是怕打扰你工作嘛!”凌远伸手把脸上的水珠抹去。

“……要是我通宵加班呢?你还真在这儿等一宿?”

“只要你能来,我等多久都成。”

不待李熏然回应,凌远就吻住了他。

刚触碰到那微凉柔软的双唇,一把火就从心头燃起。凌远一把揽过李熏然的肩膀,重重地碾压日思夜想的唇瓣。

这这这怎么就上嘴了?李熏然攥着凌远的胳膊,想卸了他的力道,奈何凌远搂得更紧。狭小的车内空间,两个大男人纠缠不休。

 

辛小丰一出警局,伊谷春的高尔夫就在他面前停下,“雨太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……麻烦队长了。”辛小丰略一迟疑,钻进了车里。

“前面停的是熏然的车吧?”伊谷春话音刚落,就见那辆奥迪震了起来。

“……”

 

TBC

 

*主凌李,伊辛推动剧情不会喧宾夺主,梁医生的人设其实是肿瘤君的吴彦祖,帅而温柔的男医生

评论(23)

热度(2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