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痛快(蔺靖,短文完结,NC-17)

痛快(蔺靖)

——与其无聊地活上千年,不如痛痛快快地过上一宿

宫墙内,杨柳依依。萧景琰与蔺晨对坐在湖心亭上,望着微风吹皱一池春水。

“我要回琅琊阁了。”自讨伐大渝归来,蔺晨便接替了故去的梅长苏,成为当朝天子萧景琰的客卿,已两年有余。蔺晨为琅琊阁少阁主,每隔数月便回去处理事务,有时半个月,有时一整月。萧景琰心中总有隐隐的担心,生怕哪次蔺晨一去,便再也不回来了。

“先生是去去便回,还是……”他停住了,低头盯着面前的青瓷茶碗。

“我若一去不复返也无妨吧?如今政通人和,天下才学之士竞相为陛下效力,不差我这一个客卿。”蔺晨摇了摇折扇。

“先生与他们是不一样的!”萧景琰情急之中抬头望向蔺晨,那人依旧笑眯眯地摇着扇子,等他说下去。

萧景琰又低下头,默然不语。

“我与他们哪里不一样?”蔺晨执意要问,想捅破自己和萧景琰的那层窗户纸。

“先生……”萧景琰耳朵尖红了,“先生洞察时局,识得大体,德才兼备,是朕的左膀右臂。”

“列战英、蔡荃、沈追……都是您的左膀右臂,”蔺晨凑近萧景琰,发现他脸颊也浮现起红晕,“我与他们,究竟有何不同?”蔺晨折起扇子,用折扇轻轻挑着萧景琰的下颌。

萧景琰眼波潋滟,垂下眼睑,纤长柔软的睫毛仿佛扫过了蔺晨的心尖儿。

他如何开得了口。对蔺先生的依赖与倾慕,对他偶尔戏弄自己的羞赧,他都只能深埋心底,发乎情止乎礼。

见萧景琰一言不发,蔺晨抽回扇子,“好了,我今日来就是与陛下道别的。”他站起来理了理长袍,“话说完了,我也该告辞了。”蔺晨作揖,而后大步沿着浮桥离开。

他明知,话没有说完。

“先生!”萧景琰在背后叫住他,“你还会回来吗?”

蔺晨微微一笑,“会。”

萧景琰还想问蔺晨何时归来,可蔺晨已经走远了。

萧景琰颓然坐在石凳上,茶渐渐冷了,连风都似乎冷了。他拿起蔺晨用过的那只茶碗,啜饮着微凉的茶水。

 

蔺晨处理完琅琊阁的事务后,并未急着回京,而是去了仙山。

仙山距琅琊阁五十里,奇险无比,据说武林高手都难以攀登。久而久之,人们便说这山只有神仙才登得了,凡人是上不去的。

蔺晨如今正悠然自得地坐在仙山深处的一处湖泊旁——他之所以能进山,因为他确实不是凡人。

过不多时,一条鳞片晶亮的巨蟒匍匐而来,在蔺晨面前停住。

巨蟒抬起了前半身,黑曜石般的眼睛直视蔺晨:“好久不见。”

“好久不见。你没去投胎做人?”蔺晨问。

“我就喜欢这湖畔旁、树林边的日子。”

他俩结下情谊,已经是五百年前的事了。

那日,这巨蟒在林间窥见一只圆滚滚的白鸽,正欲吞之而后快,未想到天上观音身边的童子失手打翻了玉净瓶,点点仙露滴落在这山间。

白鸽与巨蟒均沾了这仙露,都有了仙灵之气,谁也降服不了谁,索性一起修行。在这仙山之中,汲取天地日月精华,修行五百年,便可前去天庭报到,投胎为人。虽化为人形,仙力也不会失去,可长生不老。

五百年一满,性情活泼跳脱的白鸽便按捺不住要去投人胎,沉静稳重的巨蟒不为所动,继续修行。于是,白鸽成为了琅琊阁阁主之子。老阁主只觉得孩子聪明异常,未曾想儿子竟是活了五百年的精怪。

“我今日前来,是为与你道别的。”蔺晨说道。

“你是动了凡心?”巨蟒一语道破。

“果然瞒不过你。”蔺晨笑了,“君子如玉,寤寐求之。”

“一旦与人交合,你也将失去仙力变为凡人。你可想清楚了?为了一个凡人,废了五百年的修行,当真值得?”

“与其无聊地活上千年,不如痛痛快快地过上一宿。我修行了五百年,大概就是为了遇上他。”蔺晨停了停,“我此番回去,必然仙力尽失,今后再也无法登上这仙山,我们恐怕再难以见面了。不过,”蔺晨眼珠一转,“你要是愿意下山去红尘历练一番,我们倒还是可以在凡间再见的。”

巨蟒冷哼一声,“我才懒得去经历儿女情长。”

“对对对,你这么深明大义,自然只有为匡扶世道才下山的道理。”蔺晨嬉笑着。

千年以后,遍地狼烟之中,巨蟒终于下了凡间。他一心只念兼济天下,未曾想也撞着一桩风流。那青年长身玉立,明眸皓齿,令他心甘情愿废去千年修为,只为与他白头到老。当然,这是后话。

 

蔺晨赶回金陵时,已是深夜。他当然没有进宫,而是回了苏宅——梅长苏去世后,蔺晨不光接下了他的位子,也接手了他的宅子。

“少阁主,您回来了。”侍从赶紧接下蔺晨的披风,“陛下等了您很久了。”

“什么?他在这?”蔺晨一脸惊讶。

“您走后,陛下几乎夜夜来这里,也不带随从,在您的屋里一坐就是几个时辰。天不亮,又匆匆回宫。”

“他有说什么吗?”蔺晨问。

随从摇摇头,“他说只在这里坐坐就好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你去准备点饭菜。我饿了,”蔺晨微微一笑,“他应该也饿了。”

蔺晨走向里间,只见桌上点着一支蜡烛。那人坐在席上,正对着满园清冷的月色。他一身护卫打扮,想是伪装成侍卫偷偷出宫。堂堂天子,却乔装溜入私人宅院……蔺晨心中有千言万语,但只是无言迎着他走过去。

萧景琰听见响动,只当是宅院的下人,“不必麻烦,我在这里坐坐便好。”

“陛下不用客气,可否赏脸与鄙人小酌几杯?”

萧景琰听到日思夜想的声音,先是一愣,生怕只是黄粱一梦。他一回头,只见蔺晨果真就站在眼前,笑意盈盈。

“先生……”

幽微的烛光与月光,映得萧景琰的眼眸流光溢彩。

“在我的宅子里客气什么,来人!点灯,上酒菜!”

府中的下人们忙忙碌碌地挂灯笼添蜡烛,张罗酒菜,霎时热闹起来,先前的清冷一扫而空。

“来,陛下,搭把手。”蔺晨拉着萧景琰进了院子,拿起花锹,“我在这桂花树下埋了坛酒,今夜咱就喝这个。”

两人很快将这一小坛酒掘出来,还未打开就香气四溢。

“这可是上好的照殿红。”蔺晨捧了酒回屋,“当年有个酒商来琅琊阁问问题——你知道,琅琊阁的收费向来不便宜。但唯独这个人,我分文未取——因为我要了他的酒。这酒真是江湖一绝,滴滴都是琼浆玉液,比黄金白银还金贵。我平日里还真舍不得喝。”

“那今日怎么舍得了?”萧景琰问。

为了萧景琰,他连百年的修为都能舍弃,何况区区一坛酒呢?

“酒算什么,我最舍不得的可是陛下您呀!”他嬉笑着。

萧景琰努力想板起脸,但发红的面颊还是暴露了他,“还没喝酒就开始说胡话……”他嘟囔着。

两人坐到案前,上头已摆满了菜肴。蔺晨遣散了下人,为萧景琰斟了一杯酒,“听闻陛下最近常常来这里,能告诉我为什么吗?”

“我……”萧景琰语塞,脸上发烫,“闲来无事,逛逛而已。”

“哦?没有主人作陪还乐此不疲来‘闲逛’,陛下真是好兴致。”蔺晨的笑意更深了。

萧景琰没搭腔,埋头吃菜——他还真是饿了。

 

“先生此番回琅琊阁,一切都顺利吧?”

“顺利。我爹娘倒是希望我早日接手琅琊阁,远离京城是非之地。”

萧景琰停下筷子,腮帮子鼓鼓地抬起头看着蔺晨。

“先生……有什么打算?”萧景琰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食物咽下,他莫名觉得喉咙被哽住了。

“父母在,不远游嘛。”蔺晨故意激他,“再说,我也过了而立之年,子承父业,天经地义。”

萧景琰的眼神逐渐黯淡下去,“先生若接手了琅琊阁还会回来吗?”

“如果接手琅琊阁,回京城做客卿是断不可能的,不过隔个三年五载,回京访问故友倒也不是问题。”蔺晨说得很是轻巧。

什么?!三年五载?!你走了半个多月我都难受得紧!萧景琰心里翻腾起苦水,但表面上刻意保持镇静,“先生打算什么时候动身?”

“嘿,你这小没良心的!”蔺晨不乐意了,“上回见面还说我是你的左膀右臂,现在急着割腕不成?你不挽留我就算了,还催着我走?”

“我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“你就直接说,你想不想挽留我?”

“我……”萧景琰摩挲着酒杯,“……自然是想挽留先生的……”

“嗨,我给你个挽留我的方法”蔺晨拿过两只釉色细腻的海碗放在两人面前,“你每比我多喝一碗,我就在你身边多呆一年。”不待萧景琰回应,他便拿起酒坛倒酒——酒后吐真言呀!就算这愣头青还是开不了口,把他灌醉了也能霸王硬上弓嘛!

萧景琰看着满上的一大碗酒,心里咯噔一下——他对酒向来节制,只一碗就够他受的了。

“怎么,怕了?”蔺晨端起海碗,“我先干为敬!”说罢仰头,将一碗酒灌下。

萧景琰一狠心,也仰脖一饮而尽。

两人各干了三大碗之后,萧景琰已然微醺,面颊飞起两片红霞,眼角也染上一抹绯红。

“还能喝吗?”蔺晨问。

“我倒是希望饮尽天下酒。”——比蔺晨多喝许多碗,便可留他许多年。萧景琰给自己满上。

蔺晨最是不羁洒脱之人,拼酒不在话下。待酒坛见底时,他只比萧景琰少喝一碗——当然,他还是故意让着萧景琰的。

“所以……先生只能伴我一年……”萧景琰颓然看着空着的酒碗。酒气上涌,在胸腔化作一团火,烧得脸颊发烫,可眼角却不争气地湿了。

“陛下当真舍不得我?”蔺晨凑上前,直视那双湿漉漉的眸子。

“景琰舍不得先生。”借着酒劲,萧景琰终于吐了真言。

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一局定胜负。”蔺晨将坛中最后的酒倒满两只酒杯,“你若肯同我喝交杯酒,我就许你一生一世。”

萧景琰瞅瞅酒杯,又望望蔺晨,没消化过来这句话的含义。

“喝下这杯交杯酒,这一生,我绝不离开陛下,奉陪到底。”他不再是嬉笑风流的浪子,眉眼中只有认真与刻骨情深。

萧景琰来不及多想,依着直觉握住酒杯。

两臂相绕,四目对视。

“认栽咯。”蔺晨冲着萧景琰笑。

萧景琰垂下眼帘,嘴角也有一丝笑意。

月朗气清,烛火通明,微风晕开了一室酒香。

精致的酒杯落在唇上,毫不迟疑地仰头饮下。这一生一世,终于尘埃落定。

不等萧景琰反应过来,蔺晨就将他按倒在软席上。

“交杯酒也喝了,该洞房了。”

萧景琰还捏着酒杯不明就以,蔺晨的吻就落在了自己的唇上。

小火车在微博

蔺晨餍足地抱着萧景琰,长舒一口气。他望着窗外朗朗月光,心知自己确实失去了汲取天地日月精华的仙力,但另一种血肉相连的奇妙感觉却悄然建立。

“景琰?”蔺晨轻轻唤他。

“嗯?”萧景琰的鼻音又软又慵懒,仍有许多醉意。

“今夜虽然是我先把你灌醉,但咱俩好歹喝了交杯酒也圆了房,明天酒醒了你可不许反悔。”蔺晨把萧景琰搂得更紧了。

“我没醉。”萧景琰牵起蔺晨的手,十指相扣,“或者说,我愿意同先生醉一辈子。”

FIN


评论(10)

热度(293)

  1. 玫姿绰态光蜡树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