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日久生情4(凌李)

“熏然,你醒啦!”

李熏然刚一睁眼,简瑶就跟只小麻雀似的扑到熏然床边。

“瑶瑶……”李熏然疲惫地挤了一个笑容,麻药的效力渐渐退去,枪伤处传来钝钝的痛。

“熏然你还好吗?”

“还成……”

门在这时被打开了,“病人该醒了吧?”

这声音似曾相识!还没等李熏然反应过来,那人就走到自己床前,笑着说“又见面了,李警官。”

卧槽!是他!那个把自己拐回家干了一整夜的男人!如果李熏然是只猫,他现在肯定要炸毛了。

“你们认识?”简瑶好奇地问。

“是。”李熏然咬牙切齿。

“怪不得,我还奇怪熏然你还真是好福气,居然能让第一医院的院长当你的主治医生。”

什么?这种衣冠禽兽居然还是院长?!李熏然的目光简直要把凌远烧出两个窟窿。

简瑶的手机就响了。“喂,靳言……哦好!我马上来!”简瑶挂下电话,“已经有了眉目,靳言让我现在过去。”

“嗯好,去吧,小心点。”

李熏然看着简瑶风风火火地跑出去,现在病房里只剩下自己和凌远。李警官死死盯住凌远,褶子更深了。

“干嘛这么紧张?”凌远笑了。

“你给我差不多一点!”李熏然虽还伤着,语气照样恶狠狠的,“上次我就想告你强暴,这次,你甭想——”

凌远打断他:“你倒是去告我强暴啊,李警官给自己立案应该挺方便的吧?怎么不报案啊?”

“那是因为……”李熏然的语气弱了下去,“你把案发现场清理干净了!我提取不到证据!”

凌远坐在床边,“所以你是要我下次做留下证据?”眼看着李熏然又要炸毛,凌远赶紧说:“我就是来查个房,不做什么。来,我看看伤口。”

他轻轻抬起李熏然的右臂,小心翼翼地卷起他的袖子,“你有两处枪伤,分别在右臂和左腿,都没有伤到要害,养好了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。什么案子啊,那么危险?”

“没什么。”李熏然摇摇头,态度敷衍。

凌远也是个聪明人,不再问下去。他查了近两天的报道,没有任何警匪枪战的新闻,恐怕是机密要案,消息已被封锁。只是一想到李熏然身临险境,别说负伤,就算殉职都无人纪念,凌远心里也涌上一丝感慨。

“喂,看够了没有!”李熏然想收回自己手臂,却又痛得嘶嘶吸冷气。

“看好了看好了,再看看下面。”凌远回过神来,掀开了被子。

“为什么要看下面!”李熏然脸都憋红了。

“看你腿上的伤啊!你想哪儿去了!”

李熏然暗骂自己反应过激,没想到凌远伸手直接拽下了自己的裤子。

“脱我裤子干嘛!”鹿眼已燃起熊熊怒火。

“伤在大腿上,卷裤管也看不到啊,”凌远端详了伤口,“你放心,我不是那么禽兽的人。”他给李熏然提好裤子,“我会等你伤好了再下手的。”

 

又到了下午查房时刻。凌院长推开李熏然病房的门,一股呛人的香烟味扑面而来。

床边的凳子上坐着一个剃着板寸的男人,套着件灰旧的夹克,指尖还夹着未燃尽的香烟。古铜色的脸上一道疤平添了几分凶狠,但他的目光却是极为沉郁压抑。

“病房里不能抽烟。”凌远皱眉。

“啊,对不起。”男人直接用指尖搓灭了烟头。

“对了,听说新调来了一个姓伊的警官来当队长,你见过他吗?”李熏然问男人。

男人一愣,想起那双老鹰般锐利的眼睛,“见过。”

“他人怎样?”

男人又回想起初次见面时,被伊队犀利的目光扫视,那种感觉至今如芒在背。他想了想,才说:“办案能力应该不错……那……不打扰医生给你看病了。队副你好好养着,案子的事别烦神。”男人撂下一句话就匆匆走了。

擦肩而过时,凌远闻到了男人身上有股香水味,似曾相识。

“他是谁?”凌远问李熏然。

“队里的一个辅警,但能力倒是比很多正规军都强。怎么,你不会对他有兴趣吧?”李熏然警觉起来。

凌远摇摇头,“我现在就对你有兴趣。例行检查,脱裤子。”

李熏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真是羞耻度爆表——下身只穿着内裤,病服裤又被凌远脱到了膝盖。他甚至能隐隐察觉到凌远温热的呼吸喷在敏感的大腿上。

“我说,李警官,例行检查而已,你耍什么流氓呢?”凌远摇摇头。

“你才耍流氓!”李熏然的还击异常心虚——他的小兄弟居然不争气地抬头了。

“你不仅嘴硬,这里硬得也快。”凌远狡黠一笑,手指轻轻撩拨着底裤下李熏然蠢蠢欲动的分身。

“住手!”李熏然的脸都憋红了。

凌远嘴一抿,又露出他典型的一字型微笑回应李熏然的怒视,帮他提上裤子盖好被子,“好好养着,等你伤好得差不多了再给你泻火。”

“滚!”

“李熏然,饭来啦,”小护士推着餐车进来,刚好错过一幕好戏,“哟,院长也在啊!”

小护士将饭放在床头柜上,“李熏然你脸怎么这么红?不舒服?”

“他没事,”凌远抢答,“这不还有我嘛。”

支开小护士,凌远坐在床头端着饭盒,“你在医院订饭?没人给你送饭?”

“对啊,我家里现在没人,朋友们也没空照顾。”

“我正好自己烧饭,一个人也是烧,两个人也是烧,以后给你带饭得了。”

李熏然脑中警铃大作——我们根本不熟,干嘛平白无故对我好?可转念一想,自己没钱没势,又早失身了,他能图自己什么呢?

思想斗争之际,凌远竟已舀了一勺饭,放到嘴边吹了吹,递到李熏然口边。

“你这是干嘛?喂我?!”

“对啊,你俩胳膊都不好使,”凌远看见李熏然这别扭样,忍不住想笑,“医生照顾病人嘛,别多想了,吃吧。”

李熏然心想早死早超生,呜的一口就吃了下去。

凌远本以为喂饭会是件有情调的事,没想到李熏然跟个机器人一样,只要勺子一到嘴边,就机械地张嘴、咀嚼、吞咽,腮帮子鼓得跟只仓鼠似的,而且一眼都不多看自己。

“等下,”凌远用食指指节,擦去了李熏然嘴角的菜汁。那唇瓣晶莹透红,煞是好看。

李熏然不自在地低下头去。

 

凌远没有食言,每天都给自己带饭。李熏然真的很想问问他,对自己这么好究竟有什么目的?——可这问出来也太伤人了,要是人家只是心肠好、负责人的好医生呢?

没几天,李熏然就被啪啪啪地打脸了。

那天晚上,晚饭后凌远又折回李熏然的病房。

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李熏然隐隐觉察到有些不对,“而且你把门反锁了。”

“不愧是李警官。”凌远眯眼笑了,“我说过,等你恢复得差不多时,给你泻火。”

TBC

不好意思,这章如此纯洁清水,让你们失望了:)

下章病房PLAY

评论(17)

热度(29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