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“日”久生情2(凌李,微污)

前文戳http://guanglashu.lofter.com/post/1cfb2596_919dbd0


凌远一只手撑在李熏然背后的墙壁上,“洗澡脱衣服,别磨叽。”另一只手开始解李熏然衬衣的纽扣。

李熏然被他圈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手足无措,迎面而来的都是男人温热的气息。

“我自己来!”李熏然红着脸拍掉了男人的手。

凌远玩味地看着他,心想还这家伙害羞起来还是挺可爱的。

“成。”凌远三两下把自己脱得精光,站在花洒下拧开了龙头,水花簌簌地喷洒下来。

这他妈是怎么一回事啊?我怎么就莫名其妙跟他回了家缝了针马上还要洗鸳鸯浴?!李熏然打量着水雾中的男人——他正闭着眼洗头,满手满头都是雪白的泡沫。男人的身材匀称结实,双腿修长,两腿之间的……反正不比自己小。

“怎么,还没脱好,要我帮你吗?”凌远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眯着眼看李熏然,而后故作恍然大悟,“我懂了,你是不是那里太小,不好意思在其他男人面前脱光啊?”

“谁小了!”李熏然横下心来,洗就洗!别说胳膊有伤,就算卸了他两支手臂,他李警官都有能耐把眼前的男人揍趴下,谁怕谁,走着瞧!

他胡乱扒了自己的衣服,气势汹汹地就往花洒走。

“等下,”凌远拧了拧水龙头,切换成手持的淋浴头,“手臂抬起来,小心沾水,我帮你洗。”

“我自己能……呜!”李熏然话没说完就被凌远手中的淋浴头喷了一脸。

“闭眼,闭嘴。”凌远挤了点洗面乳,在李熏然的脸上搓揉着。这小子长得很正,五官立体分明,摸上去就跟雕塑一样——嗯,就这下巴奇怪了点。

凌远把水把李熏然脸上的泡沫冲掉,又轻轻抹了几下。

“我跟你说,”李熏然愠怒地睁开眼睛,睫毛上都是晶莹的水珠,“你适可而——”话音未落,水流从头浇下,李熏然只得闭眼闭嘴。

凌远开始给李熏然洗头,修长的手指在乌黑的发丝间穿梭,轻挠着发根、按摩着头皮。他揉按着李熏然的发丝,觉得自己好像在给一只叛逆的猫咪洗澡。

而眼下,这只猫咪似乎被自己伺候舒服了,已经不再反抗,逐渐放松下来。

凌远将李熏然头上的泡沫冲洗干净,把沐浴露挤在手心。

他的手先抚上了李熏然的脖颈,明显感到李熏然浑身一颤,咽了口唾沫。他轻轻搓揉着李熏然的脖颈,又绕到耳后揉搓,自己明明力度不大,但李熏然被自己触碰过的地方都晕开了一片浅红。

有意思。

从脖颈到肩膀,再到胸膛。凌远的指尖有意无意地略过李熏然胸前的突起,面前的人果然轻颤。

真是敏感。

凌远不由加大了力度,揉按着李熏然的胸(可参考伪装者花絮明楼揉明诚的胸)。

“别这样……”李熏然向后一退,半是愤怒半是害臊。

“好好好。”凌远的手下行到李熏然的小腹,来回抚摸着腹肌。

李熏然不自觉咬紧嘴唇——一股火正向小腹烧去。

凌远双手抚上李熏然的腰侧,趁抚摸之时一捏,李熏然轻叫一声,那声音无力而无可奈何,诱人犯罪。

凌远抬眼看着面前的人——雪白的泡沫下,是泛红的肌肤。那一双鹿眼仍含愠色,却染上一层浓浓的水汽。他双唇微张,无言地颤动着。

“你的这里,很诚实。”凌远嘴角上扬,握住了李熏然腿间抬头的东西。

TBC


评论(20)

热度(3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