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风月宝鉴6(列靖 H)

萧景琰的身子本就不弱,卧床休息了几日已好了大半,但他也不急于展现自己的痊愈成果——因为他很享受病弱时战英对他无微不至的贴身伺候。

比如喂药,战英一定会坐在床头,小心翼翼地抱起殿下,让殿下倚在自己怀里,而后拿起药碗,贴在殿下唇边,缓缓地让药汤流入殿下口中。

萧景琰明明可以把这碗药一口干,但他偏要慢慢地喝——这样就能在战英的怀里多赖一会儿。再也没有比战英的怀抱更加舒适的靠背了。

望着怀中慵懒的殿下,乌黑柔滑的发丝散在自己的胸口,战英又硬了。这两天,他的身体里仿佛有火苗乱窜,每次一见到殿下,血液被灼烧得几乎沸腾。更别说抱殿下时,气血都疯了似的往下涌,小兄弟没有哪次不抬头的。

感觉到战英的身体越来越僵硬,萧景琰抬起头,奇怪地问:“战英?”

怀中的人,眼眸清亮温柔,温润的唇瓣在烛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。

战英缓缓地俯身,两人的脸越来越贴近,呼吸都交缠在一起。


下文走http://weibo.com/p/1001603909855273481887


下一张就完结啦

评论(13)

热度(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