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风月宝鉴5

大夫细细地检查后,说这就是淋雨导致的高烧,本身并不凶险,吃几服药发散一下便好了。

列战英和戚猛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大夫说完便出去熬药了,剩下戚猛和列战英面面相觑。

“照顾人这种事,你干不来,还是我来吧。”列战英终于开了口。

可算等到你这句话了!戚猛如释重负,“好好好,这两天你服侍,我训练!殿下肯定能理解的!”说罢便溜出了门。

列战英打了盆温水,拧了条毛巾,轻轻擦拭着殿下的脸庞。

前额,鼻梁,脸颊,下颌,每一处都好似精雕玉琢。那纤长的、微颤的睫毛,在战英的心底晕开一片温柔。

列战英不由痴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又拧了把热毛巾,擦拭着殿下的脖颈。

被子拉开了一些,列战英望着一小片裸露的肩膀又出了神。

不对啊!殿下是没穿衣服吗!

列战英感觉自己脉搏顿时飙升到一百八。

他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地揭开被子一角——宽阔的肩膀、结实的胸肌,一览无遗。

列战英僵硬地又把被子盖了回去。

他几乎是用内力克制着自己,平复心绪。

他瞄到了一堆湿漉漉的衣服——殿下很可能回屋后直接脱了湿衣服钻到床上睡觉。最好还是帮殿下擦拭下身体。

列战英双手颤抖着,又拧了一条热毛巾,揭开了些被子。

温热的毛巾覆盖在线条分明的锁骨上,缓缓滑到肩膀。隔着毛巾,列战英轻轻握着殿下的肩膀。那双肩并不厚实,让人想揽入怀中。

——别想了,你跟殿下,这辈子没可能的。列战英定了定神,将被子又往下拉了些。

殿下的胸膛,毫无保留地展现在眼前,随着呼吸缓缓起伏。

胸膛上的果实,泛着诱人的暗红色。想到《风月宝鉴》里,有图专门画的就是舔舐吮吸这里……列战英咽了口唾沫,飞快地给殿下擦了擦胸膛小腹又盖好被子,生怕殿下又着凉。

他搓了一把热毛巾,从被窝里托出殿下的胳膊擦了一遍。擦到手腕,他不由又停住,凝视着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——殿下的一切都是那么美。

他叹了口气,轻轻把殿下的胳膊又放进被窝,掖好被子。

接着,他又为殿下擦了腿和脚,找出一套贴身衣服,轻手轻脚地给殿下穿上。

穿到裤子时,他简直面红耳赤。他侧着头,尽量不看殿下的那里——尽管尺寸和形状都极为诱人。他克制着自己,不要去想含弄吞吐的画面……

等一切都处理完毕,列战英确实对殿下有了反应。他深吸一口气,闭上眼运气,以求平息欲火。

没一会儿,大夫便端着药进来,嘱咐列战英让靖王趁热喝下。

“但殿下还在睡着呢……”列战英犹豫。

“喂他呗。”大夫把药碗一搁,潇洒地又出门了。

列战英无奈,轻轻唤着“殿下……”

靖王一丁点反应都没有。

列战英犹豫了一会,坐在床头,轻轻抱起殿下,让他倚在自己怀里。

他小心地捏着殿下的下巴,看着他双唇微张,心不禁又漏跳了一拍。

他握着碗,碗沿贴着殿下的唇,手腕微微一倾,药汁缓缓流入殿下口中。

喂完药,他用指尖拭去了殿下嘴角的药汁。

就一次,就放肆这一次……列战英的手臂环住了殿下,将他抱在怀中。

他侧头,脸颊贴着殿下发烫的额头。

如此心动,却又有点难过——这也许是此生唯一一次抱殿下的机会。

不行,不能让殿下冻着。他恋恋不舍地放下殿下,为他掖好被子。

 

靖王迷迷糊糊地醒来,晨光熹微。

我是睡了很久吗……他睡眼惺忪,发觉自己床边似乎还伏着一个人。

他揉了揉眼睛,见战英趴在床边睡着。

怎么回事……他翻了个身,没想到战英睡得如此浅,一下整个人直起身子,倒把靖王吓了一跳。

“殿下!你醒了!”战英惊喜万分。

“……我怎么了……”

战英用手背贴了贴殿下的额头,果然不烫了,“殿下昨天淋了雨发烧,一直昏睡着。好在终于退烧啦。”他黑着眼圈,但完全掩饰不住眼里欣喜的光彩。

“你……一直守在我身边?”

列战英点点头。

靖王沉默着,心里一个角落柔软下去。

 

没一会儿,大夫便端着药来,靖王说自己好了很多,让列战英回去休息。

看着列战英出了门,靖王将大夫招呼到床边。

“大夫,不知你可否帮我一个忙……”

“殿下请讲。”

“我那位部下,那方面……”靖王顿了一下,“不太行。希望大夫给他开个方子,调理滋补。”

“这是小事,殿下不必费心。”

“我也不想伤他面子,你就对他说,为了避免被我传染,要喝那药。此事还望大夫不要与外人说。”

“在下定守口如瓶。殿下如此心思细腻、体恤下属,列将军能在殿下麾下效力,真是他的福气啊……”

TBC

评论(39)

热度(1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