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风月宝鉴4

4

月虽初亏,月色还算明亮。

列战英路过庭院,只见两人正在其中舞剑——那衣袂飘飘的,自然是殿下;应接不暇、勉强防御的,当然是戚猛了。

如今,戚猛随侍殿下左右,陪同殿下外出、夜读、舞剑……形影不离。而自己,已有三日未与殿下打过照面了。同处一府中,原来避而不见也如此容易。列战英在婆娑的树影下轻轻叹息。

靖王今夜的攻势格外凌厉,全无往常修习剑术的怡情,不远处的列战英甚至都能看见两剑相擦的火花。

铿地一声,戚猛的剑落了地。靖王的剑尖都抵在了戚猛的咽喉上,冷冷地说——“捡起来,再来一局。”

戚猛愁眉苦脸地拾起剑再战,没几个回合又被剑指咽喉。

“你剑术真得好好练练。”靖王丢下这句话,收起剑转身往屋子里走,戚猛只得哭丧着脸跟进去。

 

靖王踌躇了一会儿,若无其事地问:“你们经常去花喝酒吗?”

“没,没!”戚猛没想到殿下怎么会突然问这个,赶紧摇头,“一年也去不了几次!”

“战英常常去吗?”

“他去的就更少了,前两天他才第一次进青楼,如果不是我们软磨硬泡,他还不肯去呢!一看就是童男,紧张得不行!”想到战英在包房里正襟危坐的窘态,戚猛忍不住发笑。

这样一看,战英与那男子应该没有很深的交情。靖王心里轻松了一些。

“不过……”戚猛欲言又止。

“不过什么?”

戚猛略显为难,见四周无人,附在殿下耳边悄声说——“战英他……那方面……怕是不行……”

靖王眉头一皱:“此话怎讲?”

“第二天一早,我们几个打算一起回来,发现战英不见了。青楼的人说,战英根本没在那里过夜!据说当时相公还在宽衣解带呢,战英就落荒而逃,还说自己不行……”

因为走的匆忙所以遗落了玉佩、因为“不行”所以拒绝成亲——这样一来都解释通了。战英没有跟外头的人勾勾搭搭,这让萧景琰很欣慰;可转念一想,如此威猛的将领,那方面竟然不行,真是造化弄人,太可惜了……

“殿下,”戚猛乞求,“可千万别对外说这些……”

“好。”靖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 

次日,靖王进宫面圣,出宫不久便下起了雨。

“雨披。”他回头看戚猛。

戚猛大眼瞪小眼,“出来时没下雨啊,我就没备着……”

若是战英,定会准备得好好的。这几日没了战英,自己就像失去自理能力似的,什么都磕磕绊绊……靖王叹了口气,向靖王府策马狂奔。

滂沱大雨落下,一幕幕场景交错闪现——他说自己要看什么书,话音刚落战英就从书架上取了书递到自己面前,戚猛则围着书架上蹿下跳找不到书;外出拜访,战英的礼数从不让自己操心,戚猛简直一秒不盯着就会出丑……

有的人,他在你身边时,你也不觉得有多好;他不在了,你才觉得糟透了。

 

室外大雨倾盆,自然是不用训练了。列战英百无聊赖地坐在屋里,翻着兵书。上面,还有殿下的批注……他用手指摩挲着俊秀的字迹,直到被一阵敲门声惊扰。一开门,只见戚猛没好气地站在门口,“我觉得我又要被降为百夫长了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这几天老惹殿下不高兴,今天没带雨披,又害殿下淋了雨……”

“殿下还好吧?”战英急切地问道。

“不知道,刚刚午膳去敲他门,也没人应……”戚猛话音未落,战英就冲进了大雨,往殿下居住的屋宇跑去——殿下居然连饭都不吃了,太反常了。

“殿下?殿下?”他焦急地敲门,无人应答。他试着推开门,没锁。

殿下裹着被子,安静地睡在床上。

“殿下……”列战英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前,发现殿下脸颊潮红。

他用手背贴上靖王的额头——滚烫。

TBC

评论(20)

热度(10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