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风月宝鉴3

3

次日一早,靖王审阅公文时,冷不丁地问侍立在侧的列战英,“昨晚去哪喝酒了?”

“螺市街。”列战英老老实实回答道。

靖王微微一皱眉——螺市街别的没有,净是些青楼,几位部下想必是喝花酒去了。戚猛等人倒还好,一想到列战英被那群流莺环绕,靖王就有种说不出的郁闷。

“你们也都是该成家的年龄了,”靖王思索道,“若有看上哪家的姑娘,我也可以从中为你们做个人情;若还没有看上的,我也帮你们留意吧。”

“不要!”话一出口,列战英便意识到唐突了主君,深深低下头。

“我当然不会用婢女搪塞你们,定是找好人家的姑娘。”

“殿下为戚猛他们留意就好,末将现在并无成亲之意。”

靖王侧头看列战英,他仍深深埋着头,看不到神情。刚想问他为什么不成亲,可转念一想若是有个女人整日与他举案齐眉——靖王也有种莫名的不快,索性不再说此事。

“你去安排一下,下午我要去沈追府上。”

“是。”

望着列战英远去的背影,靖王烦恼地按了按眉心——他待战英,终究是与待其他将士不同的。他不想战英去喝花酒——甚至都不愿他娶妻,不希望有人和他分享战英。他要他一辈子守在自己身边,完完全全属于自己。

 

傍晚,靖王一行拜访完沈追归来,行至府前发现墙角边有个人行迹可疑,频繁往这里张望,却又犹豫不上前。

“什么人?”靖王一皱眉,身边一个机灵的小卒赶紧跑过去,拽着那人的胳膊来到靖王马前。

这男子出落得十分标致,眉清目秀,虽然现在略显慌乱,但眉宇之间,还是流露出一股自然而然的韵味。

“你怎么在这?”列战英下了马,走到男子面前——这不就是昨夜服侍他的相公嘛!

“公子昨晚将玉佩遗落在我房里,今日特来归还。”相公双手递上玉佩,垂下眼帘。

昨晚……房里……螺市街……不愿成亲……靖王脸色一沉。再定睛看那玉佩,可不正是自己赏赐给战英的吗?靖王不自觉攥紧了缰绳。

“不敢叨扰公子,告辞。”说罢,相公向列战英做了个揖,又对靖王行了个礼,转身离去。

列战英攥着玉佩,望着那人远去的背影出了会神,恍然回过头看靖王,只见靖王殿下神情冷淡,寒如冰雪。

“殿下……”列战英一时语塞。

“列将军有几个我不认识的朋友,很正常,不必解释。”靖王冷冷地回答,头也不回地进了王府。

列战英背上直冒冷汗——每当殿下称呼他为“列将军”,准没好事。

 

秉烛夜读,对两人而言都曾是快乐的时光——挨在一起坐在案边,一讲一听,常常不知已过几更。但今夜的情形就大不同了,氛围尴尬至极。靖王阴沉着脸,哗啦啦地翻着书,似乎也看不进去;列战英如履薄冰站在一旁,不敢上前半步。

一想到身边这人,昨夜不知与那男子云雨得是何等快活,竟连玉佩都弄丢了,靖王心里便堵得慌。

“列战英!”

“末将在!”听闻殿下口气如此不快,列战英赶紧诚惶诚恐地三步并两步走到殿下面前。

“把戚猛叫来!”

“是!”

待两人都到面前,靖王宣布:“从今往后,戚猛随侍本王左右,列战英留在府中训练府兵。”

戚猛与列战英面面相觑,不知突如其来的职责对调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靖王显然不想回答他们的疑问,“列战英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列战英杵在原地,仍没有回过神来。

“……是……”他声音颤抖着,对靖王行了礼,走出了这扇门。


评论(10)

热度(1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