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蜡树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风月宝鉴2

2

列战英的第二次开窍,是在青楼里。

那日,戚猛过生日,便拉着战英等朋友上螺市街寻乐子。

五人在青楼的一个雅间里刚刚坐定,四个柔美娇俏的小姐便进来随侍左右。

“怎么只有四个?”戚猛不悦。

“哎呀,”紧随其后的鸨母挥着扇子讪笑着,“今日贵客盈门,姑娘们应接不暇呀。我们这儿还有相公,可是一等一的清秀服帖,您看要么……”

戚猛不耐烦的挥手打断她,“把人叫过来!总不能有人落单吧!”

因列战英老实又不谙世事,这相公自然给了他。戚猛等四人,早与如花似玉的姑娘卿卿我我起来。

那相公真可谓眉目如画,竟比女子更有几分惹人爱怜。列战英初次进青楼,正紧张得不行,又来了个男的服侍他,真是好不尴尬。他坐得直直的,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。

看出宾客的紧张,相公微微一笑,“公子一看就是正人君子,不常来这烟花柳巷。”边说边为列战英斟上酒。

列战英望着相公握着酒壶的手——手指白皙而修长,与靖王的手竟有几分相似。只不过相公的手更为柔嫩,不似靖王那般磨砺出了硬茧。

“公子是觉得我的手好看吗?”相公莞尔一笑,将手覆在列战英的手背上。如此轻柔,仿佛一片羽毛落下。可列战英却不知怎的,想起殿下握着自己的手指导剑术的情景——那番有力,令人安心。

他有些尴尬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。

相公若无其事地笑了笑,“公子不喜男风吧?今夜也算是委屈公子了,没有姐妹来陪……”

列战英也不知说什么,眼瞅着戚猛几人与姑娘有说有笑,自己这厢愈发尴尬了。不知不觉,脸都有些微微发烫,战英拉开了领口透透气。

“公子莫不是觉得闷?我带公子到院落里四处逛逛可好?”相公提议道。

列战英刚想说不必麻烦,可碍于自己一直表现得拘谨冷淡,竟有些微微的负罪感,正犹豫之时,只见戚猛搂着姑娘,对大家说“我们各自回房休息吧。右手的五间房,都是我包下的。”

大家三三两两的往卧房走去,列战英和相公也借此出来,在庭院里透风。

与屋内的喧嚣不同,庭院里寂寥无人。皓月当空,树影婆娑。

列战英望着一地的皎洁月光,蓦地想起靖王殿下。偶尔,殿下也会趁月色好的时候,带自己在院内练剑。有时,殿下穿着那件月白色的长袍,手中长剑一舞,衣袂飘飘,在月光中好似神仙。不知今晚,殿下会不会找人陪他舞剑呢?

“公子在想些什么呢?”相公柔声问。

“没什么。觉得今夜月色很好。”

 

列战英猜的确实不错。靖王望见窗外月色明亮,不觉心痒,想唤战英一起练剑,“战英?”

进屋的却是一个小卒,他规规矩矩行了个礼,“禀报殿下,列将军不在府上。”

“哦?他去哪儿了?”

“听说与戚将军喝酒去了。今天是戚将军生辰,府上其他几位将军也一同去了。”

靖王点点头,让小卒退下了。这几位手下靖王也知根知底,并不担心他们结党营私。只是黯然想尊卑有别,终难同桌尽欢。

他提起剑出了屋,独自在月光中舞剑。剑猛地一指,仿佛直指战英。夜战中的列战英也骁勇善战,但每每与自己月夜舞剑,反应却慢了半分,几乎每次都被自己剑指咽喉。不知是因为月光还是其他,靖王总觉得那时的战英,眸子里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。

他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仍傻傻指着空气,便闷闷地收了剑。没了战英,似乎也没了月夜舞剑的兴致。

 

而列战英这里也不好过。两人在暖阁里,相公正为他宽衣解带。

“不用,我不习惯别人帮我脱衣服。”列战英的脸都红透了。

“慢慢公子就会习惯的。”相公并不停手,解下了列战英的衣带,将系在腰间的玉佩小心地放在桌上。而后为他脱下衣袍,整齐地叠放在一旁。伺候战英睡下后,相公坐在床边,褪下自己的衣衫。

“你……你也睡这里……?”战英紧张得都不会说话了。

相公觉得很是好笑,“不睡这儿我还能睡哪儿?公子可见这里有第二张床?”

“这……”不等战英反应过来,衣衫半褪的相公跨坐在战英身上,用下身摩擦着战英的胯部。

“不行!”战英一把推开相公,猛地从床上坐起来。

相公有些发懵,而后轻声说,“公子喜欢哪种,我都可以配合。就算……公子那方面不行,我也是有办法的……”说罢便重又依偎上来。

列战英吓得赶紧跳下了床,慌乱地套上自己的衣服。

“公子您这是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还有事……今晚对不住了……”列战英慌不择路地跑路时,还不忘丢下些银两给他。

他一口气跑到青楼的门外,已是深夜,行人稀少。月色朗朗,空气一片清凉。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,强压着内心窜出的火苗——不得不承认,相公坐在他身上动作的那一刻,胯部的酥麻快意,真是从未体验过的销魂,他几乎就要同他颠鸾倒凤,将《风月宝鉴》里的图画演一幕活春宫。

爱欲一旦被勾起,就不想迁就肉欲。

列战英乘着月色,回到靖王府。虽然靖王卧房中的灯已熄了,他仍在门口伫立良久。他已对他动了全部心思,却不敢打半分主意。

评论(4)

热度(90)